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16, 2009

2009/02/11 TPE-PEN-LKW

 
Feb.11 Taipei / Penang / Langkawi





   我越來越像晨型人了。即使懷著__還沒寫完的
 心情去睡,也還是可以在清晨四點半順利起床。天都
 未明時候到了新聞所,領在我前頭集結完畢的竟然是
 那兩三個睡覺人。噯,一群研究生成天就只想著玩到
 底怎麼回事?但我畢竟是其中最愛玩的一個,甚麼都
 別想就通了關上了飛機,往檳城飛去。


   *


   但開心的行程總要有掃興的事,才到檳城,就有
 同學的行李莫名給掛到雅加達去。那可不是一時三刻
 能拿得回來的地方,噯總之華航和台灣大學一樣真是
 爛透了。不管,一路走陸海空轉了車換了船往蘭卡威
 逼近,沒人暈船暈車暈飛機或看到優熊暈倒,都算是
 幸運的事了可不是。

   導遊問,你們是畢業旅行是嗎?眾人就非常有默
 契答是。導遊說,那好,功課念書啦甚麼都不要管了
 人都在蘭卡威就好好享受大自然。就是這個意思。全
 車眾人就都往我身上看來,我胡喊現在是怎樣啦--
 心裡想,幹,幸好我沒有真的把電腦帶來否則豈不是
 落人口實正中下懷落井下石(誤)。在遊覽車上很自
 然一個人占領一個位置,不必與他人太近,但也確
 知自己同朋友們不太遠。這樣的距離很好。

   但有些東西是該丟掉的,好比在臨海的老鷹廣場
 前,雀躍的我們足心能離開地面呎許。飛幾個小時乘
 幾小時車船勞頓,要的不就是這麼回事?

   其實來之前,對蘭卡威根本不知其然。這島是真
 小的,但又比台北市大,甚麼都有但也甚麼都沒有,
 看得到人看不到人煙,在水果攤胡買了山竹紅毛丹小
 橘子種種坐地分食耳畔聽到的淨是馬來話,千萬別跟
 閩南語混用了:好比貓是好、打貓是不好,工ㄍㄟ不
 是一起是做愛,所以工ㄍㄟ貓打貓就是要不要做愛?
 要就貓,不要就打貓。貓貓貓。我怎麼會打貓呢?


   *


   回到旅社分派了房間,很快記下自己的房號,和
 那幾個派對女王的號碼位置走過走廊一下就到。出電
 梯門下樓右轉上樓左轉,方便自然,窗簾拉開就看到
 泳池,飯店旁邊是機場,十點以後塔臺燈便熄了。真
 是甚麼都有也甚麼都沒有的島,回教徒不喝酒所以島
 上當然也沒什麼酒吧。

   晚上方喝了咖啡,不知又要幾點睡。

   桌上有菸灰缸但室友不抽菸。我拿了火柴菸盒往
 大廳去,回程才知道走廊就可以抽。我想到禁菸的台
 灣,有一瞬間很想為了這理由在馬來西亞住下。回房
 之後聊了那許多的事情,一場桌牌,一些水果,枕頭
 仗沒打成也就真不太要緊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