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16, 2009

2009/02/12 Pulau LKW

 
Feb.12 Pulau Langkawi




   起床時間。因為經度較西的緣故,儘管蘭卡威和
 台灣位在同一個時區裡,但同樣是早上七點天空卻還
 暗著。跳起身拉開窗簾看窗外天色沉鬱,心頭一驚以
 為該不會下雨了?但真不過是自己嚇自己。二月不會
 是南方的雨季,也不應該是,人世本有島嶼千千萬,
 每次旅行都像是由島至島的航行,高中時代愛看的馬
 華小說圖像突就這樣錯錯落落地拼湊回來。


   *


   乘船出海,海外的生活不是我的,如同早晨才剛
 理整了的髮即使很短,也還是一下要被涼風吹亂。離
 開城市之後,我嘗試著不去掌握管束生活的細節,不
 去想,十分鐘後我會在哪裡會在幹嘛,離開電腦離開
 網路我可以暫時當海面上的漂木。如果城市一方面給
 了我精確掌握行程與事務的力量,那麼所有異國的遠
 方,就是要我學會放開手,好像在沙灘上抓一把白沙
 走進海裡,海水會把沙從指縫中掏洗乾淨。即使看似
 抓住了甚麼,到最後死亡也會將一切都帶走。

   是這樣的。這麼一想,老鷹有沒有下來攫食船夫
 拋出的雞皮食餌便不再重要了。在這裡,我是渺小的
 、長久被城市拋磨得過分光潔的人,如果這細緻的表
 面留不下灰塵砂石,便也留不下我不熟悉的美好。由
 是,蘭卡威大大小小群島陣列中間,時間也隨之緩慢
 了下來。

   慢。而能不說。能感應指尖釣線振動。釣起一條
 兩條、三條魚。高高躍起跳進水裡前,記得穿上救生
 衣。漂著。記得閉上眼睛。陽光穿透眼皮進到眼底,
 記得默念一次自己的姓名,說祝福您幸福健康。


   *
 

   在一個又將早睡的夜晚到來之前,離開海洋往山
 上走。纜車往山上走,往雲霧裡走。喳喳呼呼往上的
 四十二度,所有人都腳底發毛也會在經過塔柱時候模
 仿機械運轉的喀瘩喀搭喀搭喀搭。山脊這頭風往上吹
 風帶來了雲,沿著樹頂鋪陳,勾勒出風的形狀。風原
 也是有形狀的,只是我們不去看它若我們沒有長髮。
 
   若我已不習慣長髮的自己,我不會說和上次剪一
 樣的髮式。若我已習慣一個人在人群中間走動,我不
 會在十分鐘內對等待感到厭煩。不會問,女人們呢?
 女人在紀念品店裡走動,在櫃與櫃中間走動,我在蘭
 卡威最高山的山腳下又再抽了一根菸,如果我不去想
 風的味道我就感受不到它。如果我想看見它的移動,
 我能知道它。
                                                                                
   我知道的。
 

2 comments:

  1. Dari pulau ke pulau
    打理不老可不老
    由島至島。

    ReplyDelete
  2.  
    實用!而且還真的好記呢。:))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