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5, 2009

2009/02/05

 
    非常不想面對事實。雖然這事實輕
  薄地幾乎不能算得上是甚麼嚴重大不了
  的事。總是要開學的,十二天光景以後
  ,拿同學的話來說,就是成為研究室的
  常駐程式。雖然中間會經歷幾個行程,
  和老友會面,唱歌,看書,噢當然還有
  畢業旅行--瘋人院的國際巡演。但想
  到終究是要開學的論文也終究是要真正
  開始的,我的臉就垮了。

    我以為我對自己夠清楚明白了,但
  又好像沒有。我以為,自己可以為了一
  件重要的事情犧牲掉其他的快樂,但我
  並不能夠。今天終於拿出堆積已久的書
  本,又一個人到達東區的咖啡店坐上一
  個下午,其間和幾隻狗玩,玩完了就去
  洗手,也沒擦乾,就在書本周邊留下水
  漬。我知道水漬乾了以後,會有皺褶。
  而我的人生最多也就是這樣了。我的人
  生平整,光潔,頂多像件熨不平的襯衫
  那樣下襬微微皺著。但沒什麼大不了。
  連開學都可以讓我憂鬱。明還是好多天
  以後的事情。

    我以為對自己夠清晰了。

    但是我沒有。

    一直以來我同人們說,要逼迫自己
  。但那不過是因為我自私地想著,我不
  要一個人受苦。我不喜歡。我不希望。
  如果我進了地獄而朋友們從天堂撥了電
  話來,我就拿水銀燒鐵把道路封死。

    學期結束三個禮拜以來,過年該走
  跳的行程也是去了,吃了外婆做的菜,
  每天睡到自然醒,終於鼓起勇氣在爸媽
  面前點起菸來算是超越極限。年前我寫
  完一篇小說,年後寫完一篇散文。打開
  檔案才發現自己有寫詩,但我不記得了
  。其實我一直都住在地獄裡的。遭到天
  堂拒絕以後,我惟一的出路就是下地獄
  這點我自己知道。但黑色幽默的意思是
  ,開開心心下了地獄,才發現閻羅王不
  是鬍渣熊,是個姐姐。

    所以事情真的不會像我想像得那麼
  美好,一切重複完了並不會有甚麼厲害
  漂亮的從洞穴裡揚升。重複完了只會再
  度重複。誰叫這世界是由大眾所構成的
  呢。噗浪上絕大多數的post都是毫無意
  義的呢喃。我為甚麼要知道你何時睡覺
  何時吃飯。辦公室今天沒有冷氣。吃肉
  鬆配稀飯。全部的文章都是一行文而人
  們並沒有真正認識對方,試驗人氣也不
  過是個狡詐的藉口。

    我不想開學。我知道開學會讓我的
  生活再度納入與大眾類似的常軌,可惜
  我無法拒絕。久而久之,就算不是在學
  校我也還是坐在同一個位置。而閻羅王
  在高處尖聲笑著,哈哈哈被騙了吧

    哈哈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