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Nov 17, 2008

重蹈覆轍

 

  這場景和過往多麼地相仿

  而我們終究要成為

  重蹈覆轍的那種人了,是嗎

  dear desperado



  本來沒有甚麼自然而然

  黑暗裡的靠近,投影到光屏上的

  我們狹窄而溫暖

  我經營著一種刻意,又假裝

  並不在意地大笑

  很快像是被你看穿似的

  dear desperado,我不知道

  你將我拉近一些的時候

  心裡想的

  是否仍然是我

  這一切彷彿並沒有甚麼不同

  我依然認得你的鬍髭你的臉

  走過來的姿勢

  帶著點風,帶著點

  秋天初啟豐盈的黃色

  你笑,眼瞼覆著整座城市

  所有的溫柔都在那裡了

  彷彿伸出手去

  能再一次碰觸你的雙唇

  可是我沒有



  dear desperado

  愛情如何是與你無關的事呢

  離開影院的短短路程

  你搭上我的肩膀

  共用一大盤鵝肉的夜晚

  吃得兩張嘴膩膩的夜

  替你擦去嘴角的

  那些肉末蔥油,這樣的夜裡

  我願意

  繼續在你臂彎裡待著

  如果外頭的天氣與我無關

  即使外頭的天氣與我無關  



  dear desperado

  這不就和以前一樣了嗎

  我們繼續著類似的對話

  互相交辦事項

  隱隱約約有甚麼東西

  在中華路對面的黝闃裡泛著光線

  我不知道

  dear desperado

  難道我們即將要成為

  重蹈覆轍的那種人了



  狹窄而溫暖的

  臂彎,或者僅是相互靠攏的

  座位裡頭

  dear desperado,是愛情

  讓我們的生活有所關連

  但昨天並不真正與今天相仿

  明天,也僅是擬仿今天的臉

  於是我的愛情

  畢竟與你無關

  dear desperado

 

1 comment:

  1. 人們是否只是

    在彼此撿拾,

    嘗試拼貼,

    而愛情本身,

    只在自己的心靈中得到真實?



    讀者N敬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