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30, 2008

2008/06/29

 

  雨蔭之夏。



  風從四面八方吹拂而來,彷彿有些亂亂的甚麼我不能辨

認,拎著午餐往研究室去知道今天不會有人,翻出幾個月前

同學們在那裡胡寫的對話,想這幾個人如今都在大陸,不知

他們初到那裡--會有沙塵暴等著嗎?而台北的天氣挺熱,

風勢強得不戴墨鏡騎不了車,陽光卻又被雲頂壓制著我急急

用完午餐抽了根菸心想總是有雨的這些午後,該找個天花板

覆蓋,該躲進安全的所在,不知怎麼做方能從這其中全身而

退。



  昨日發現自己詩文給人襲用,其實並不生氣,但聞得別

人氣憤我想這不過當作自己鍛鍊修養的再次機會,一想也就

還好,祝福她臉朝下在雨中跌倒,不會有人扶起她的臉。



  但關了冷氣走出新聞所,我安靜了下來。



  對流雲在高樓頂頭降落的時候,風又再吹起而晨間燜熱

的陽光已然退隱,我站在雨即將落下的地方不再走動,目見

光在雲層裡裂開來好像水晶琉璃的裂紋,腳踏車疾疾而過,

女子牽著狗兒喃喃又要下雨了我們快回家吧,碧草如茵,天

空是黝暗的黑,拿摩天大樓的尖塔推算雲的高度,很快地風

中潮濕的氣味云滿了校園,怔怔然這好像是個時日曠廢的夏

天,充滿不確定,充滿曖昧,而連「關係」都不能夠說得明

白的午後,晨間的吻遠遠落在後頭了,雨即將落下的地方,

雨又要在雷霆裡停止的地方,我甚麼都不能辨析。



  沒有甚麼方向是一定不會錯的,沒有甚麼人不能擁抱。

沒有甚麼貓與狗不會從天空摔落下來,沒有甚麼雲,不會與

昨日相仿。



  雨蔭之夏,風從四面八方來,而很快地我在真正被淋濕

之前安全抵達咖啡館,和同事笑鬧把店裡稍事整理,雨方才

嘈雜地落下。

 

1 comment:

  1. 撇開那些我不懂的部分

    最近的你似乎有些不同

    不過就如同你說的夏天

    每天午後慵懶悶熱等待

    一場痛快轟隆隆的大雨

    其他的也沒有多重要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