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23, 2008

2008/06/21

 

  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

  這篇日記不能放到部落格上頭去

  第二件事情

  好好照顧自己肩頭的曬傷第三件事

  快想不起來的時候就吃安眠藥

  乖乖地去睡覺也非常地好



  又是說走就走了的晚上十一點半我問

  這樣好嗎,隔日一早的火車

  匆匆款妥各自未完成的憂患與安樂

  月台上淋漓的眼神拎著早餐吃食

  我好像很久沒有看到他了

  其實彷彿昨日的事

  落入日常的瑣碎裡頭靈犀再不如從前一樣

  坐在火車站地下大廳的廊柱邊邊聊天用餐

  投入一百八十四元的莒光號來回票選定了

  列車,行程,到達與返回的時間

  所有時間悄悄列隊而我

  彷彿已經寂寞很久了彷彿

  他三明治吃完了距離列車

  進站還有二十分鐘我就說那我們下去罷

  愕然上一個小時的莒光號誤點

  五十八分鐘當時

  我以為兩個人七月才要在海洋那邊會面

  但事情總會和計畫的不一樣就像

  去程他有座位而我沒有回程則是

  都沒有一種安定晃晃悠悠地

  讀起了報紙他說你坐啊

  我就大剌剌地坐下一邊暗地裡握著他的手

  讓頭靠著他的腰畢竟我已寂寞這麼久了

  我肚子又很餓

  他說不是才吃完早餐我說

  想吃你,他笑笑,說好啊

  然後各自續讀報紙的車上

  福隆一下到了立刻買四個鄉野便當

  到都市人的鄉愁便利商店買水,並

  且發現海水浴場取消了學生票我低聲罵

  幹

  幸好得到了出租洋傘肆無忌憚地

  在對方背上推抹防曬油永遠重複

  的戲碼怎麼都演不膩

  總之我還是陷落在這

  人世間的記憶與輪迴與業障

  與他

  與他們

  或她們

  非常安靜地躍進海裡擺出非常

  優雅的姿勢等待海浪來襲他說

  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女我回他

  你中文可不可以

  不要這麼爛

  海灘上的其他同性戀就看穿我們

  並不是一對戀人的事實只是很像

  這樣但很像就不是

  曬完背面就翻個面拿毛巾遮住臉曬正面

  他偷襲我在脖子上留下草莓

  我又罵

  幹,他一怔我說「fuck you」

  水瓶煞地飛過來別講這句話



  我到底在寫甚麼反正日記

  也並非真正重要的東西我只記得這些

  踩著拖鞋從松山下車

  吃完熱炒又再吃冰的

  滿足口腹再滿足身體再繼續的

  這些與靈魂有關的事情

  明天我們會在哪裡呢而

  接下來我們會在哪裡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