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10, 2008

viewpoint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8/08/24/p387


  「多年以後,其中一個得獎者看到這個影片。

   寫信給我,說她雖然現在興趣轉向別的地方,

   但她看到這個影片,回想起當年的熱情,

   決心要再重拾起寫作的意願,

   再度開始寫作。


   我回信謝謝她的來信,鼓勵她繼續寫作。


   但我的內心其實很清楚,她不會再踏上寫作的這條道路。

   但我不忍心告訴她真相。


          --節錄自朱學恆,2008

            〈黑暗騎士:給下一個世代英雄的備忘錄〉






  *





  我看完了這篇文章,但我不懂,

  為何「她不會再踏上寫作的這條道路」這個「真相」,

  獨有朱學恆能夠看見?


  當她告訴他,她「決心要再重拾起寫作的意願」,

  他難道不應該就相信這個決心,

  畢竟寫作是自己的事情,

  而所有寫作者以外的「他者」永遠只能在作品完成時給予掌聲,

  或者,當然也有可能是,噓聲。


  但那是寫作者自己的功課。


  當人們說自己願意寫、能寫、甚至真的開始寫起來的時候,

  究竟甚麼是朱學恆內心清楚的「真相」?


  如果朱學恆認為,

  「除了我之外,沒有人有能力和意願照顧你們,為你們舉辦獎項」,

  而使得這所有的寫作者都放下筆來不再寫,

  那麼,他或許把寫作者、作品、以及獎項與鼓勵之間的關係,

  看得忒也簡單了吧。

  於是原文上頭引的這個段落讓我感到非常造作。


  非常噁心。


  我還是不要再多說了。

 

1 comment:

  1. 從前陣子的九把刀抄襲事件,就認識到朱學恆這

    人除了找資料一把罩,其他沒什麼可說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