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17, 2008

〈代自序〉

 

《嬰兒宇宙》自序候選佳麗1號

〈以特定方式持續存在〉

       /羅毓嘉





    嬰兒宇宙(baby universe)。



    透過演繹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的「時空方程式」,理論物理學家大膽

  假設:假若有一星體在宇宙中塌縮成黑洞,物質可以穿過黑洞中心的「奇

  點」而在另一個時空膨脹。這個空間和我們的宇宙以「蟲洞」相連,但擁

  有獨立的時空邏輯,便是所謂的,嬰兒宇宙。它和我們的宇宙沒有交會,

  存有它自身的時空流變,我們不可能觀望到它的存在,但是的,理論物理

  學業已導出「可能世界」可能的存在,毋須拿奇幻文學常用的「在那個平

  行世界」作為開頭,文字就是寫作者的蟲洞,篇章就是嬰兒宇宙虛立於想

  像世界的方式,所有那天,所有巧合,都該是正確的。所有的可能性,都

  值得寫作者單方面的完成。



    《青春期》一如記憶中的夏天,很快過完。



    我回過頭去翻閱那個極貼近自我、極其誇張、滾著巨輪從我身上輾軋

  而過的個人史,驚覺我不可能與它對抗。所有的歷史、夢境、命運與生活

  ,微渺如我僅能讚嘆,僅能承受。



    作為一個寫作者,作為一個,面對所有事件都期望它能夠成為自我意

  義強韌載體的寫作者……我只能用文字,緊緊擁抱它們,直到哪天我回過

  頭來,能夠再度張開雙手感受風暴侵襲,能夠再度聽見那些日子裡頭不時

  浸滅我眼耳鼻舌身意的章句,然後,自我的意義,將再度浮現。



    從我想像中的可能世界出發,復要回歸現實世界的通道,正是這些,

  我在二零零四年到二零零八年間寫就的詩了--羅勃.布萊(Robert W.

   Bly)有言如此:「一個年輕的詩人應該要花十年時間去擴充他的意象,

  再花五年的時間去鍛鍊他自然、能感動人的語言,然後再花十年去尋找一

  些變化,以增加他詩作的重量。」我知道,任何意象絕不足以涵括整個宇

  宙,但能讓另一個私密的世界從中創生。



    因此,《嬰兒宇宙》以九歌、晚禱、多聲部無伴奏合唱、以及練習曲

  為名的四個選輯,是詩歌音韻與呼吸的實驗。「我們的生活中,尚未示現

  的那些,其實也並未消失。」《嬰兒宇宙》也是捕捉時間的實驗。時間一

  直存在著。時間永遠不停,但時間一旦化為有形之物,就能被捕捉。



    好比一個時代、他者的生命、一間邊境的旅店。



    因「詩是唯一不滅的,哲學也是,」而能高於時間而存在,能定義時

  間、空間向度,讓所有這些可能的段落在那裡交會,正如同楊牧老師《介

  殼蟲》所書,「再來的時候蘆花裡有黃雀出沒/的痕跡,穿越時空在湖水

  表面/輕聲撞擊,彷彿從未曾具象成形/維持一種永恆的虛構」,詩以紀

  實為平衡的表面,而讓虛構有了力量--「我從死亡的面諭中甦醒,聽見

  妳的書中殷殷驗證/我已經寫實的道路;聲調同樣地霸氣,博愛。」詩人

  因而能與回憶辨証,能行走在樓廈御風的高處,讚美現代性的發生與死亡

  ,能有鄉愁,能殘忍地預言,我願意在某些時刻停下來,讓它們真正留在

  我生命的某個頓點上頭,讓它靜止。讓它凝結。讓它,成為自我意義的發

  生。



    我能一次次死去,一次次復活,並成為更強韌的人。



    在嬰兒宇宙當中,或許我不是我、你也不是你。但因為有了詩,所有

  這些,能以特定方式持續存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