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18, 2008

2008/09/18

 

  書蠹蛀蝕,從不起眼的角落

  逐漸侵害我的智識我的

  放置在那裡曾經存在的

  購物袋裡有一雙鞋,鞋裡有一雙襪子,終於

  想不起何時被我棄置在那裡了

  而我又是

  何時被想起的呢



  提不起力氣翻閱書本,也非第一次

  走近班雅明,啊他的視線

  他的現代與城市他

  不被了解的天才與

  愚昧,我們應該說這是種詛咒嗎

  所有鉅作都以遺作的方式出版。

  光亮與秩序,與清朗的拱廊街的

  夏天我想像我不曾說出那句

  「我愛你,」

  不曾追逐著他的影子

  前往湖岸的大城我不會再憂傷也不會

  再度穿上那雙襪子,噢,我是說

  襯衫,或許吧

  拉開櫃子又有更多的蠹蟲

  排山倒海而出抖落許多的

  鱗粉



  書蠹蛀蝕。翻開筆記本又是

  新的學期第三天,我和相識一年的這群人

  交換資料,列印

  指紋,在各自的案前伏身

  聽說誰在夏天開始練習瑜珈

  頭低得越低越低,越發

  專注的夜晚三個男生背對背女孩

  從師大夜市回來加入

  原地的行伍是一種近似於

  蠹魚的存在,一種

  優柔寡斷與不可能

  輕鬆抖落混食鎮日的憂愁的善意的欺瞞

  蠹蟲食書,筆記本裡還是照例寫著

  助於記憶的筆跡,因為我們必然的

  忘記,因為我們

  必然將不再愛,

  不再呼喊他的名姓,而必須日夜

  在所有空白處都填上不是我的名

  是我的愛

  或許可以理直氣壯地這麼說

  在不起眼的角落,我發現

  一張裹著又硬又黑鼻屎的

  衛生紙。而為甚麼

  它不曾被蠹魚食去

  可能

  或不可能是因為那裏沒有甚麼典故智識

  硬,又帶點發黑血漬的物體它不是



  我的愛

  並不適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