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17, 2008

2008/09/17

 

  同學掛了病號,陪她到醫院吊點滴。



  又和凱西在急診室閒談鎮夜,講建中,講感情,講我一向

小心謹慎不太談起,壞的部份。以及好的。說我以前總是愛抱

怨這抱怨那,後來看得開了就決定意義只在自己身上發生,說

,我離開他們的理由總是不曾說清,也總是辨不明白,他們離

開我的原因。我是如此脆弱、憂傷、而樂觀地面對自己,貌似

無可救藥地投入,粉碎地離開。



  越夜,原先說好不抱怨的那些,突像蛀了個蠹洞似地,猛

然宣洩而出。



  後來又一個人安靜地走到急診室外抽菸,斜躺在座椅上,

看塑膠天棚在隱晦的暗夜裡,還映照出我的身形。臉前的火光

,吸氣,紅色的星空就在那裡亮起。我好像不再確定自己對他

的愛情是否能夠橫越那些自己認定的障礙,或者是,我已經能

夠無視於它們,而去愛一個人……我,以及我的朋友,並沒有

比不是我的朋友更厲害。



  我們只是比較認真,努力,確實。



  而那一切持續的存在與不存在,到頭來,還是會繞了一大

圈回到自己身上,成為自我意義的發生。於是我決定繼續愛他

。於是,我決定某天,我會向他說清楚我前此不久還無法陳述

的事實,然後與他擁抱,然後告訴他,我們還是不要繼續在一

起了。



  凱西說,你好像一直停留在老周的身影底下,你的序,你

的感情生活觀,你的一切。我說我老是把那些男子當成我生命

的藍本,直到我超越他們並認清他們的停止之後,我就離開他

們。我說,於是,當他對我說,「我想看你這樣的一個人,能

夠成長到甚麼程度」的時候,我能感動,想自己不過文不對題

地活著,而可以讓別人看到甚麼樣的可能性呢?



  於是一切追本溯源,又要回到建中的話題上。我,以及我

卡其色的朋友們,終究只是比較敢作夢,而不願安逸。終究要

感謝這百無聊賴的人生,因為是它,讓所有的可能性擴張到無

限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