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9, 2008

2008/09/09

 

  還是抓不準生活的步調,想

  天色六點不到就暗了下來的

  台北道路狹窄

  穿行在下班車潮裡頭抓不準加油門與煞車的距離

  險些碰撞險些闖了紅燈的路頭大聲罵

  幹

  我何時又變回喜歡爆粗口的人了

  其間與情人交會的夜晚

  與家人談話的夜晚老媽

  說我變得有一點

  胖,有一點陌生

  的九樓看出去,

  台大校舍蓋得很高

  如是我失去了黃昏的天幕從此再

  看不見夕陽,陰鬱的台北陰鬱的

  秋天氣壓掛得很低

  沒有一條狗搖尾向我跑來



  而那天,那天我還沒剪髮就戴上帽子

  在帽子上掛著墨鏡去到信義計畫區想

  今天的我像是個觀光客嗎

  就拿起手機給一零一照相

  就比一個

  「耶」,空洞的笑容裡面我還是

  思念著同一個人嗎

  朋友說從美國回來

  你變得挺洋,我說

  是嗎,點一杯拿鐵要他們再多加一個 shot

  爽脆俐落的發音我應該要再

  多看點書了

  從湖畔帶回來的詩集以及

  我自己的,等待序文發落

  適切的斷句也有一種跨界的風格

  口感

  當我這麼說的時候

  是否,一切都變得更加美味

  拿鎮日光潔的午後反覆演練



  我再也沒看到老爸送我的那隻錶

  我以為它丟落在越南餐廳了,我

  就以為它

  被誰收進圍裙口袋



  有篇文章與雞胸肉有關

  看著看著我就笑了出來想起安娜堡的眾人

  想起

  安娜堡的KFC

  不讓我們改變七塊雞桶的組合

  裡頭也有一塊雞胸肉總是

  被我們扔進冰箱

  過了幾天也沒人去動就扔進

  垃圾桶

  如果回憶也可以如此俐落簡單

  那就好了--我不懂,快教我



  還是沒有習慣台北的速度,平原邊緣

  丘陵如是束縛了城市

  就想到一個名詞

  如果台北是個憂鬱而肥胖的女子

  山嶺就是她早已穿上的束腹

  而想到這裡就笑了出來

  事實上

  開心地在咖啡館大笑出來也

  並不犯法對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