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27, 2008

給傑文

 

  生日快樂

  給我最聰明睿智的傑文姐姐





  *





  中午低頭吃麵到一半,cy轉頭問我寫給傑文了嗎?我說

不,還沒,見cy頓了一下我又接著說,講起來我還欠傑文一

篇文章,總是要還;可是就因為這文章重要,反倒不知道該怎

麼下筆青春期都大半過去了。



  cy說,噯,就怕那些大同小異的東西。



  我說對。所以更難寫。



  所以究竟是甚麼時候從「學長」變成「姐接」的?



  讚美的話語我當不用再說,當然也不要再提那些你帶給我

與我們的成長,從我發現自己可以同你對談的時候;後來我們

一起幹了些美好的事、邪惡的事、委婉的事,但我們有一起哭

過嗎?討論著要否加演那個午后,或許是詩社社辦過低的天頂

壓著我我止不住地哭泣了,而你又在另一個件事發生的多鬆的

下午哽咽--我想,「不一起哭」就是姐妹最好的註解,噯,

不然誰來給出那肩膀呢?



  你想得起來嗎?從甚麼時候,學長變成了姐接。我想不起

來了。而那或許意味著,我們已經影響彼此夠長的時間,而能

理直氣壯地忘記一些枝微末節--畢竟來年春天,花芽還是要

發;即使不能記得每一年花季的鋪陳與凋萎,但我們總能夠期

盼來年。



  因為它總會來到,總會來到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