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15, 2008

2008/05/16

 

  直到有人真能讀懂我的時候

  我就不再需要寫詩



  我仍然期待著,近年來暖暖醞釀著的溫柔,會被誰聽見。但

不假外求的那些,所有的聲音、雨水、眼睛,都還是在這裡--

寫詩,在我身體上開了一個巨大的開口,愛與恨,與願望,與蜉

蝣曇花都要隨暮春的風而航行出去了,直到那時候我還能握住甚

麼呢?



  如果我能夠伸出手去,就握住你的手....



  一次又一次,我呼告著dear desperado的姓名,我的遙想、

噩運、我的夢與生、與亡靈,都漸次形成為一種不需要伴奏的合

唱,隨著季節遞嬗而自盛極而衰。可是,人們不都說這座海島其

實沒有季節,氣溫只能懸宕在冰點以上,沸點以下,從無過熱的

時刻也無冰霜的大屯山麓,為何我仍能感受到一種偉岸的「甚麼

」之縮小、螫刺、在白色燈光終於要征服我的研究室裡,苦苦懸

念著--如果我能夠再溫柔一些,如果我能夠不再寫詩,如果,

所有這些都只是濫用動詞造句的過程。



  我期待著,有一天他們終於讀懂了我的詩,並且感動。我期

待,山頂有雲,而山上有林,彩面山魈從灌木叢中齜牙咧嘴地告

訴我「這裡不再有路了--」的時候。



  拿〈許願書〉許一個不可能實現的願望,放他們離去如白駒

過隙,而我漸漸地看不見,而我漸漸地,可以不再因為披整他的

襯衫而想起那年激烈嘈雜的碰觸。



  詩是溫柔,是一道開往星空的鐵道。



  願有人讀懂我

  願能不再寫詩而如動物般活著

  嬰兒宇宙在烈火中降生的時候

  那時海的上空必有了音樂

  兼有冷的氣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