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23, 2008

2008/05/23

 

 感覺對話進入了一種鋪平的狀態感覺

 自慰的感覺總是非常好的左手的那人

 可以開始用右手寫小說

 畢竟

 他活得像一句髒話,又在自己的葬禮上遲到

 人們問他你叫甚麼名字他就簽下了非常潦草的手筆

 人們糾正他

 :你說筆跡

 他說對,然後拿出相機四處拍照

 並不了解所有人都在等他

 等著典禮終於開始的時候

 要吃點麵包吃點湯

 把髒話都滴落在昨晚換上葬衣的領口



 我走進來的時候

 一道玄關穿堂遠的人們坐在那裡

 當我終止音樂又再走出去的時候

 他們繼續坐在那裡

 沒有政治沒有文化沒有語言地

 坐著

 也並非在看花

 只是對著鏡子梳一套最完美的妝絕不會忘記睫毛膏

 但卻不用吃早餐不必在十點半前到達麥當勞

 好比我不必刻意押韻的午后與黃昏

 看著他們的背影

 永遠坐在那裡也無交集

 我遠遠經過覺得他們發臭

 非常想要謙恭有禮地問候



 「您的母親想必如您一般身體健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