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25, 2008

2008/03/10

 

  最奇妙的事情,莫過於心理準備已然調適好這是最後一次會面,

他在你面前又說「i just overextended my visa. thought it was

a 60 days one.」兩手一攤,大笑,「anyway it's not the first

time for me.」也就是這禮拜不走了的意思。



  但在你床上看報紙的這男人是誰呢?



  他拿出報紙與筆,又再玩起填字遊戲;你靠著他肩膀說這太難了

,他問那你玩sudoku嗎?你回「sure,」接過紙筆算算13825,

所以這裡應該填9,那裡填7,以及6、4就簡單完成一排,他說「

oh, you're gd @ this,」然後把大手伸進你襯衫底下,耳際輕輕地

吐氣說「then, try to concentrate on Sudoku,」你就大笑反擊再

也不能專心。



  想起第二十九天說過的那些話,那些,讓你人生開始有了不同方

向的對話,他愛你嗎?或者他不愛--you never get emotionally

involved--而你們不願不想不能克制的碰觸,不知何時已經開始,

他這禮拜不走,下禮拜會走嗎?終於要分開的身體,你雙手緊緊擁抱

他下背他腰臀不願他從裡面拿出來。



  做愛後必然的動物感傷,你送他去辦簽證的路上,感受他的胸膛

與手環著你,像曾經保護了你的安全氣囊,如果那裡發生一場致死的

車禍,知道他在,寬厚接住你墜落;如果一個吻有兩小時那麼長,你

想,世界末日大約就在那裡了。



  是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