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25, 2008

《一人樂隊》

 

 she's been living an afterlife implosion,



 她已經得到它了,今天          我非常想與她同行的時候,今晚

 她要給各位演奏的是島的哀愁,她要       悶熱的島,吹起溫婉的風

 告訴你們一座離島的風如何砌刻銅像     也不甚適宜獨自在人群中睡著

 推倒形而下的住所          讓鞋暴露在雨中,起奏之前一切都是

 音樂,噢,是的音樂已經掩蓋了           我寄出的信還沒到達

 所有笑聲與欣快也都是她的:      身體。道德。語言。扭曲。的欲望

 就這樣把樂器在眾人面前狠狠地摔裂片碎           非常地愉悅

 就這樣胡亂填詞                或那樣聽見她的回答也好

 就這樣誤用未來式召喚過去的心跳       或那樣被她鎖在門外的音樂

 與逆反的語意學非常不道德,或者        就這樣記得修剪我的影子

 強要說,這,當然是一種新的道德    說言語裡北歐的天空是虛構的永恆

 從前從前她就已經得到它了      我不可能與她同行,也不可能得到它

 她握有定義的準則                畢竟她握有調音的準則

 那會使各位突然離開這封閉的地下室嗎     而我是一把琴頸歪斜的吉他



 她並不需要與眾人合唱            被她收進記憶深處不曾修理



 and i play the white noise hoping that she would hear sometimes。

 

4 comments:

  1. 是因為孤獨?

    ReplyDelete
  2. 哈哈

    年紀大了 難免老眼昏花

    ReplyDelete
  3. 直的看,橫的看,都行耶!

    剛剛才忽然發現!!!有種發現寶的驚奇!!

    感謝了!

    ReplyDelete
  4. 我看了!!

    只能說 你真是酷到一個不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