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29, 2008

襯衫

 

  dear desperado,為了甚麼理由,

  我又再把這件襯衫平整地從衣櫃裡取出,

  小心翼翼地套上好像感受你的擁抱。



  為了簡單的理由我沒有留下,

  為了簡單的理由,

  我留下了這件襯衫--

  如果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我再一次懷念你安穩、篤定的胸膛,

  並且能不再為你心慌意亂,

  我想,這是已經贖得足夠了的業障。



  dear desperado,

  這件藍色條紋襯衫在我的衣櫃裡睡了一年有餘,

  它是不是已經忘記你的體溫了?

  而我--

  是不是已經忘記了你的體溫?



  噯,dear desperado,

  我這麼愛你,可是我又決定要離開你。

  原本切切佔領的城堡終究不屬於我,

  永恆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當我們親吻,

  當我們爭執,

  當我發現你仔細收藏的秘密,那令人肝膽俱裂的真相,

  當我沉默地站在你對面,終於開口問,



  「dear desperado,這是怎麼回事呢?」



  永恆,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好像好像,只賸下這件襯衫記得那一切的發生。



  再過幾個月,當我獨自前往美國的八月,

  我們分離就將屆滿兩年,dear desperado。

  八月炎炎的午后,

  我若踩著密西根湖的堤岸,

  北海岸的大潮依然會是黑色的嗎?

  dear desperado,告訴我--

  你記得那年金山海灘的光線與氣候,

  而荒晦的黃昏,

  你的手從他背上經過,

  像颱風前夕透澈的天空,

  像,

  不久之前你才用那雙手將我喚醒,是嗎,

  dear desperado。

  這件襯衫略寬的肩線,是你沉甸甸扛起歲月的臂膀嗎?

  告訴我,當我再一次穿上這襯衫,

  是你喜愛的藍色,

  也是海洋在眼前打開的藍色,

  我就快要忘記了吧,我寧願忘記的那些,

  終於不再能夠傷害我了。



  dear desperado,

  我在詩句裡頭反覆召喚的復元與平靜,就要到來。

  即使不能忘記你的名姓,

  即使我記得那條上山道路的迴旋與曲折,

  但今天,

  我穿上了你的襯衫,在鏡前端視俊挺的自己--

  說,浩劫都已遠遠地過去。



  浩劫已遠遠地過去,

  dear desperado。

 

1 comment:

  1. 喔 我竟然看到掉眼淚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