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11, 2008

2008/04/11

 

  再度證實--我真的不很適合「文學聚會」之類的場

合。不只是第一次見到亮羽、心怡,事實上也是第一次知

道她們;以前就聽聞過朱宥勳的鼎鼎大名,除了幾次在網

路上來回留言之外,倒也沒深交過。



  我刻意維持與「文學圈」的距離,究竟是否正確的抉

擇?直到現在還不知道,但亮羽一來就說「看你就很像是

『羅毓嘉的樣子』,」驚訝於羅毓嘉到底給人甚麼想像,

穿襯衫背心牛仔褲背著帆布包包的我,寫敘事詩的我,把

作品貼上網路就再也不搭理它們的羅毓嘉,以及,誠實的

羅毓嘉與拿自己的人生說謊的羅毓嘉。



  今天我又胡言亂語了。



  在座談會開始前抽了一根菸,咖啡是老早就喝了的,

但頭腦不太清醒我總是溫文地對他們說出的話語,笑著。



  總是非常乖巧而聰明的樣子。



  我們--活該被稱為詩人而坐在教室最前頭說話的這

些--不該更誠懇一點嗎?成群結黨並非錯的策略,只是

我仍覺得文學應該是自己的事情,應該為了完成自己生命

當中不可能彌補的失落,應該像《贖罪》裡的女作家重新

給戀人生命,應該少一點義憤填膺應該少一點批判與割裂

,社會學的自己時刻跑出來我會要它再多睡一會兒,坐到

筆記本與書桌前,應該只有赤裸而真實的,那個因為一支

舞一部電影而忍不住哭泣的男孩。



  我真的真的不想那麼快長大,而唯有詩,能在來不及

抓住青春尾巴的時間裡頭,留下鏡中紅腫的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