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24, 2008

《肉身編年史》來年

 

˙來年



罪犯,我親愛的,你記得嗎

那是多少個滿月以前的事了

而滿月不就是昨晚的事而已

誰還記得呢

當玻璃與玻璃鍛鑄的身體交融的時候

我靠著腐朽的欄杆說不出的那些

我說不出的

我說不出不能預言不能追問

我說不出明天的氣候與晚霞

我不能開啟的不能引用



也不會是條新路

也不會寬廣,或過分狹窄

十年以後或近一些的

明天,摩天輪持續旋轉的時候並在沙灘上

倒塌的時候



就把前世的血留在你今生的靴上我要你

記得那一切的發生

而我就可以忘記那歌

我沒唱出口的聲音給海風吞沒

給海浪淘洗的冷靜與冷酷與

冷漠與你的

旋律,鎮定的

旋律。高昂的

旋律。

降D小調卑微如碎浪

又澎湃如數日的大潮,旋轉並上升

我總要記得但

回想不起來的

光塵幻象是磁浮列車在天上行走

將起飛的時候找到目的地的時候

晨起拉開窗簾的時候吃食的時候

可以不記得細節很好

可以死過又復活

可以不說



前世我們在懸崖風口回首顧盼

今生看見雨林緯度上擁抱的我

以及其後那些

都不能當作預言都不能

都不是藥,亦不是酒。



以及其後的

某一天,你若想要回到我身邊我說



我用肉身獻祭彼此肢離的歲月

流淌的血我枯竭的眼

踏過萬千道途的靴尖我

用肉身阻止這一切

再次地發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