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16, 2008

2008/01/16

 

 其實好難想像寒假--不都說研究生沒有寒暑假?



 但明明考完統計所有重擔都放下了,研究法當然也無理由準

時到課,沉睡至九點半餘終驚醒,想著今天會是寒假第一天嗎

?我不知道,在課堂上發還的期中考卷拿94分,但期末報告

自己的部份做完就再懶得理會。都說他是個不稱職的老師,為

何可以尸位素餐一直下去,默默告誡自己以後不要成為這樣的

人,當個人見人愛的老抵迪也無所謂,課要開在週五美好陽光

的午后,上完課領著小班學生往各個餐廳跑--這是台北市最

厲害的牛肉麵店,天冷就圍爐吃鍋,天熱就回建中後門吃黑糖

刨冰--老師還在唸高中的時候天天吃它噢。如此的生活是否

太美好了,或者一再引用詩句,質化到底不離不棄亦不變心,

不要成為自己不喜歡的樣子。



 昨晚一個夢卻與學術全然無關,其中有火有鍋爐,麵包師傅

往圍裙上抹著麵粉,我走進店裡就問出爐了嗎?是頭一次拿到

文學大獎投資開張的麵包店--師傅點點頭說都在架上呢,遂

挑揀了太多太多的麵包,藍莓蝸牛麵包、起酥鵝肝醬麵包、巧

克力、巧克力、以及巧克力……並且逐個將它們全數食盡,且

想食量是否太大了?但又不感飽足再拿了好多好多個,一直不

覺饜足的我,夢是否要告訴我甚麼道理?



 翻身驚醒已是九點半有餘,洗臉點菸半夢半醒的幾分鐘內,

腦海中又浮現昨夜電影中沙灘上的戰士們,吟唱聖歌的他們走

過別人身邊又走回來,一槍擊斃再也用不著的戰馬,一匹匹死

去的牠們,轟然倒下的巨塔以及更遠方的手執空啤酒瓶定定望

著,望著,繼續望著。



 他們望著他們望著她們望著他們。



 近的地方,血液已要流乾,就沒有人再哭泣。遠的地方有海

有味,希望不遠但不能真正到達。



 總之迎面細雨到了學校,教室坐了半滿有罷,或許已不再有

甚麼人多花心力在這門課上,大家都說老師大概就是胡亂改改

,早上還見他才在批閱期中考卷,所以不太重要真的不太重要

的。



 生活中處處有驚喜大概也就這麼回事--午餐用畢在巷子裡

遇到許久不見的T,但感到些微陌生,陌生,陌生的鬼坐在床

尾呻吟。我記得的那些好多年了。後來發現他同豆花甜湯店老

闆交談闊闊--所以我早就猜測該店老闆也是,是對的。遂拉

著鄧小寧說我們去買個豆花,和他相認一番,不過是小小生活

中的小小把戲,都需要的小小火花,T說嗨,坐這兒罷?草草

回應不了,帶回研究室吃。側耳聽老闆問你們認識?T說是政

大學弟。對了,這把戲帶著相認默契,走在人寰塵世裡頭我們

學得再通透不過,拿這小小靈巧聰明對抗沉默與冷酷的各類事

情,如此再度走進圖書館,才能抱著各種書籍刷過條碼再走出

來,冰封的校園,沒有人臉上帶著笑容。



 所有那個年紀的男人身邊都有了另個男人,我知道。



 若不是他們自己走過來,我本不致深深陷落。



 她說,若不去點起火種事情也不會發生,我說,是,他們意

不在此我就不走過去,他們點火了我就不再有道德意識。她笑

了,輕描淡寫地笑,但我知她心底也有一個黑洞。



 我們心底都有各自黑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