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12, 2008

2008/01/11

 

 當一月天空躁得像八月,末日就近了。人們換上短裙短褲,

戴著墨鏡騎車,路過身邊認不出來她說太陽很大,我才吃了乾

麵魚丸湯,和在建中實習的朋友打了招呼,滿頭是汗,爬牆的

身形已不太合法--我想這一月過了不過三一,更多愛情走在

鋼索上頭也沒翅膀的,也不會飛,霧來了不散就困坐原地生氣

。然而我們又能有甚麼樣的異想呢?幾公里的路慢慢騎花上快

半個鐘頭,途中擦肩而過的旗幟,紅燈右轉的宣傳車被警察攔

下,呼喊口號然後鞠躬,拱手作揖然後呼喊口號,再又鞠躬一

次及很多次,天空躁得、跳得、不在同個地方,甚麼都告急的

時代甚麼都作不得準,算不得數。抄寫填補過多空格的紙上,

無靈光躍然,但有尾椎痠疼,當我在跑步機上幻想自己過去了

許多紅綠燈的時候。而前時會遇到的人今天不在,地下室沒有

天空,沒有牌樓,沒有電線桿讓一隻迷路的公狗抬腿撒尿,走

廊對面,彷彿不是櫥窗的櫥窗裡,泳技甚佳的陌生人竄入水中

,沒有聲音像一尾極靈活的魚。但當然有聲音的,只是我聽不

到。若我是快樂的,總不吝同他人分享快樂,若我是快樂的。

好比印度人不吝分享處處可得的生之歡愉,若生之歡愉當真處

處可得,然而菩提葉落,來春又抽芽,倒詫異他竟還記得我,

然風信子開,風信子落,藤蔓攀處碎紫色的風向隨之平靜了下

來,末日近了嗎,這麼躁的一種天空,很快地我就不再說話,

很快地時間前往深夜的月台,短裙短褲都覺得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