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4, 2008

2008/01/03

 

 我無法再寫出可愛的詩

 沉默時

 閉氣的眼神

 留給我一些安靜,一個雙臂環繞的空間

 單令肋骨起伏

 令橫隔膜收縮時沉落最底之處

 我喜歡自己殺氣騰騰的樣子

 在鏡中與他交合

 或者我們不曾

 一直一直乘坐虛構的班機

 前往東京

 前往南京

 前往世界末日我們不曾擁抱

 留給我安靜,或讓我窒息

 我不寫可愛的詩

 甚麼氣泡鼻音與深海的泡沫都在遠處

 我死

 我生

 我愛恨

 無所憂

 無所樂

 非常想睡

 我想這樣就好了

 我想這樣就好了

 在紐約的地鐵,拿匕首刺殺我罷

 性,是符號的巨大墳墓

 符號,是脫離軀體的性



 業火青蓮皆華美

 海濱的女妖皆哭



 我渡你萬遍

 留給我一些安靜

 抱緊我別讓我走



 吃麻辣鍋前拔智齒

 大舌頭並不像我

 台客的腔調

 很麻

 很辣

 又嗆

 憂鬱的時候留著空間

 非常禮貌

 安靜非常

 冰河在陽光下流動

 凍原上怎會有鳥翱翔

 而我就此不再寫可愛的詩也不賣弄聰明

 若我寫不出甚麼

 必然是因為我不夠聰明

 而非不夠努力

 壞的時刻

 好的時刻

 錯的時刻等待你抱我

 留給自己一些安靜

 抱緊我

 別讓我走

 請讓我走

 沉默比所有的事物更遠

 在柏克萊的黃昏

 在麻辣鍋底

 辨認涮熟的肉

 培根

 以及肥牛

 夜橫行山脈間的鋼索

 晃晃悠悠,風在山頂窸窣作響

 菩薩遠路而來並不乖順

 而神的光環--



 而神的光環咬嚙渴望親吻的雙唇

 當瘋狂轉化而為暴力的眼神

 我感到絕望



 噢,是的絕望

 我如此愛你



 那麼,你愛我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