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22, 2008

《肉身編年史》前世

 

˙前世



莫要再探問我的熱情,罪犯,

一切總要趨向崩壞的,

語言,文學的語言欺罔我們聲息年輕。



告訴我,罪犯,是否白晝帶來風雨,

而夜裏但有膚色凋落的聲音。

當我看著你的時候,

我只向世界展現很小的一部分。當我

拿一盞蟻綠色新酒弔祭,

這小小部份,

也都還是謊言。



罪犯,請告訴我,

出航,是船離開島,還是島離開船?



凡此種種,不該再愁人耿耿。

或許,或許吧,一整座夏日之海,

那年美好的山岳霧影,

已越顯邈遠了。

磁力線端定地指出我方向,罪犯,

我不曾目擊你動搖,不曾聽你說,

隱隱水畔的水鬼山魈,

整個故事與豐饒的歲計有關。

你捧掬酒水讚揚我們交會,

而今,那諾言,

那軟釀著的--

已酸得過份憔悴了不是?



彷彿還在,彼時算不錯的日子。

你確知自己被愛著,

確知子時的深夜直至中午時分全然相仿,

沒有甚麼一定,

也沒有甚麼終要崩壞。



甚麼,你問,手心與唇與舌與眉間,

都沒有發生。

都不會發生的日子裡,

你屈身水槽,你刷洗--

其實潔淨的浪。

有時這樣真的不錯,你有菸,只差根火柴,

我們把火藥冷落在儲藏室裡。

罪犯,我記得一日最明亮的色彩,

是玻璃杯在水槽裡打破的時候,

是割破了指尖的時候,

灰濛濛的天空,

淒淒的海。而島離開船,法螺

甚麼都在嗡嗚底泣,甚麼也都

沒有發生,是嗎,這樣不錯,

前世的前世的

那裏

到底是誰在追趕誰的人生?



關於我們的--我言說,我低訴,

床笫間說你是艘雙桅帆船,

我寧是乳白色幽靈,斜身桅頂歌唱。

繫繩掌舵的人,已不是我了。



罪犯。我知天光,我知凜風,

我周身無垢但有罅隙,

海岸起落如你喘喘的肌理。

走過來擰扭我私處的開關罷--去啊,

去,

看膠髮雲鬢都飛在風裡。

其後放一隻紙鳶,

其後將要行至遠方,漲潮,落潮,

浪影迤邐而來。



我怎麼怎麼會又聽見了--

海峽裡苦痛的嗓音?

是你嗎,罪犯,是座鉅碩的島嶼兀立,

我明明離開,

何又急急靠近?

帆身孤懸,歌聲為雲遮蔽的過往裡,

啊,我們並肩相看的曙光已經式微。



翻開船底,這是我最後的力氣了,

但把藤壺細心黏附,

令觸手纏繞溫柔,篩過所有

等待的心跳。



「那麼,最後為何是這兩種性別呢?」

那麼,親愛的--

你是想要十二種?還是一種?

你還在聽嗎?

我呼喊得累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