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24, 2010

〈男孩路花影〉


  男孩路上,卡其色如大漠沙影奔騰的場景,能開出什麼花朵來?

  新生訓練時男孩們穿著不合身的制服,躁躁的還不熟識。一陣兵荒馬亂當中選出來的班長從領書包課本的倉庫回來,雖說是工廠供應不及,班號後面些的班級要延後領取,卻偏要尖起嗓子煞有介事地講,各位同學,我們班的書包被小、貓、叼、走、了,所以要過幾天才拿得到噢。聽得整個班立馬安靜了下來,想這人怎麼了!真是。淨是男孩的男孩路,下了課,溺在整群往綠衣黑裙校園洶湧而去的人潮裡是感覺有點窒息,但視線瞄到戴交通隊頭盔拿執勤棍站在街口那人,鼻孔出氣賭咒也似,欸你看他,大腿夾那麼緊,又哼一聲說拜託,他不是我就不是。

  旁邊人湊過來問,是什麼是什麼?

  不是什麼!閃躲開來的話題,搞得旁人聽了也是瞎聽。

  原本都想像男孩路高中是最陽剛的地方,哪知道學期進行到中間,就有些花朵在校園這裏那裏綻放。物理課拿出了筆記本準備抄寫,間隔在視線黑板中間突然莫名跑出來一叢紫色的什麼,定睛一看,嚇!竟是支筆頂頭裝飾著牡丹花大的羽毛,晃啊晃,招啊招。男孩路的花朵們爭奇鬥妍,心裡暗想怎麼能輸,上街去尋找更厲害的玩具,隔天上課拿出手機,串滿晶瑩剔透的珠珠,還有什麼,打開書包又嘩的一下在桌上擺了面鏡子,為的當然是看後面的體育股長,數學小考解不出題那皺眉嘟嘴,好看得很。

  男孩同志們遲不承認自己是,或其實也不需要承認。

  體育課整群心知肚明的自己人坐在籃球架下納涼,手裡拿著包了粉紅書套的課本,搧啊搧像鐵扇公主搧著繞那球跑的孫猴子,球技最好那人翻身,投籃,進!球架下就響起一片歡快的驚呼,誰說男孩路不能有啦啦隊的?

  課後,一排搖擺妖嬈的男孩們來到西門町,去電動遊樂場這種事情是不幹的,大剌剌從男校女校牽手相倚的小情侶肩膀旁邊飄過去,說,唉,是異性戀--幽幽一口氣歎完,不待陌生男女摸不著頭緒轉身,爆開來大剌剌的笑聲,四散跑開。過沒幾天,一齊在中華路巷裡訂做的制服褲子交件了,是男孩路的卡其色沒錯,卻是那時吹起的復古風,低腰緊身喇叭款式,比拼著的怎麼可能是功課優劣,是誰的褲腰低大腿繃得緊,嘿既然是訂做的當然要緊到幾乎不能蹲下,拿指甲摳整排縫線繃得快迸裂,否則花大把銀子,為了是哪樁?

  你這個--騷貨!

  那還用說。髮禁解除,有頭髮可以撥了,一甩,柔柔亮亮閃閃動人。

  英語話劇比賽那天,男孩路的校園怎麼會有女演員?但光看每個班走出來拎起長裙往會場奔跑那些人,最後頒發最佳演員,十個人裡倒有八個演的是女主角。喂你們犯規吧,演的根本就是自己,哪來的演技?

  男孩路的花影開在大漠風沙裡,風風火火度過三年,早先的男孩同志是已亭亭玉立,卻還是有些人花開遲晚。進了大學,突然有人在MSN上丟來訊息想必是羞赧的語氣說,嗨,我想我也是……卻可惜許多青春的把戲是在男孩路上全演完了,從城市四處聚集而來的花朵們齊聲綻放,錯過的人,失掉的可不只是一個春天而已。



(刊載於2010.06.24,中時人間副刊。三少四壯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