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3, 2010

〈男孩路56號〉


  關於男孩路的故事,是怎麼也說不完的。

  剛換上卡其色制服的男孩們,從城市四面八方來。十六歲的年紀,也是甚麼都還不知道的年紀,只知道出校門右面直走是捷運站,再過去是中正廟,左面是國語實小,倘再過去呢?不知道。捷運又沒有到!甚至不知道男孩路底,南機場臨溪一段是青年公園國興國宅,典型老台北的景色,違建鐵梯,城市盲腸般的況味,靜靜的。但十六歲,男孩們不知道的事情等於不重要,第一本校刊拿到手,看學長們豪氣干雲稱自己是台灣一中,讀得醺然,以為男孩路好像全世界了。

  潑猴般的男孩們不只七十二變,社團博覽會各顯神通,這廂是電吉他速彈狂飆那廂生物研究社搬出爬蟲類恐怖箱,還有劍道少年全副武裝在操場邊練將起來。另一夥攤頭甚麼擺設也無,倒找來幾個女校制服短裙助拳,說是康輔慈幼活動多,和女孩兒合作接觸也多。想脫離光棍生活嗎?正是對了體內大革命荷爾蒙失調男孩的頻率。回到班上聽說旁邊那幾人加入熱舞社,攝影社,學提琴多年的人順理成章到管絃樂社,後頭那人訥訥不言語,追問之下才慢條斯理說,詩社。

  啊?詩社?

  確實感覺世界大了許多,以往好容易在國中校內討個前三,這時沒留神,班上能不能有前三十都不知道。久了,漸漸感覺爭那幾分幾個排名沒啥意思,男孩一中嘛!就是一流學生二流設備三流師資,地理課像教室裡放了台背誦課文的錄音機,底下各自打盹抄作業吃乾麵唏哩呼嚕。歷史老師天外飛來怒吼,上課睡覺的不要趴下去!主任巡堂不好看!第八節數學課,講完幾個三角函數公式,便喳呼說要打籃球的跟過來,其他人自己寫習題。毛毛躁躁男孩的隊伍,當然是抓了籃球拼他個三百回合臭汗淋漓,再順勢爬出圍牆,後門榕樹下吃黑糖刨冰加粉粿米苔目去也。

  請各位同學不要爬牆,教官室將加強後門與側門的巡邏……

  聽說啊,高二有人爬牆勾到鞋帶,跌斷了門牙……

  請各位同學外出時注意安全,服儀整潔,穿著制服時在公車上記得讓座……

  十六歲的男孩們,好像穿上制服便穿上了全世界。偏又不時聽高二高三的在感歎,男孩一中正在沒落。老氣橫秋的那語氣,什麼嘛!在校刊社辦翻遍文物,確知抱怨學弟不如自己竟是這所中學的傳統,方才嚥下這口鳥氣。很快地男孩十七歲,十八歲,班上同學拿了個奧林匹亞金牌回來,進詩社那人同時掄了文學獎新詩小說的金榜,是這青春各自精進,日漸加速流轉的男孩路時光,誰能懶洋洋呆坐原地而不奮力奔跑?

  幾年後一個早晨,當時的男孩在中學側門的麵店坐下,邊撈食豬油拌麵,邊就看到幾個卡其色制服男孩,鬼鬼祟祟下水餃似的從圍牆頭一躍而下。男孩路的故事怎麼也說不完,但關於青春,可能三五十年,也都是差不多的模樣。



(刊載於2010.06.03,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三少四壯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