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18, 2010

〈夜行列車〉


    --給我親愛的,患病的弟兄們


  無人的月台上,汽笛催促著啊
  終究你坐上那班列車
  身體裡炸彈將開始倒數了
  離站的末班車,駛得只比流沙快些

  但我的弟兄,比之流星墜落
  那一種速度較令你感覺安全呢?
  塌陷的是車站或者軌道
  遠而冷底視線,都在逐漸模糊……

  行過窗景你不及看見
  軌道末端是嶙峋的岩岸,我的弟兄
  若可以改正轉轍器的方向
  黎明還是你無法到達之處嗎?

  請別讓我聽見遠方兵火爆裂之聲
  我的弟兄。夜黑得彷彿星辰從未存在





2 comments:

  1. 是否是商籟體的嘗試呢?讓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我相信黎明會在中途次第顯現。

    ReplyDelete
  2. 十四行詩確實是我比較少碰觸的體裁。事實是,
    也有一些題材唯有十四行詩可以充分表現它內在的氣氛。
    這首詩自覺沒有寫得很好,繼續嘗試、練習,也就是了。

    感謝讀詩。:)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