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5, 2008

《諭夢書》

 

「也許在自然史與文明史之間的界線上的隱微地帶,就是性的所在。」

                --董啟章,《天工開物˙栩栩如真》



沒有然後了--避難所裡窗明几淨,

我們又換上短裙短褲,

聽聞浩劫已遠遠過去。

再沒有雷,沒有黑色寂靜的雨,

再沒有龍捲風會隨意創出生命。



塵歸於塵,

歸於塵,

彷彿甚麼都不曾發生於這安靜的早春,

懷錶鍍金,早於時間停下。



穿過蕈雲殘餘的微光,穿過

白河夜橋的月色底我們倖存,

變成陌生人那天,

陌生的球狀閃電在頭頂一一降落。

在這文學憔悴的年代,

還沒敘述最後章節,不要描寫紅的災厄,

是我們最好的朋友早已謀妥嬰孩的姓字。

是個男孩,

熱情投入攻擊的行列,

令刀鋒退開,又再度迎上去,

遊走針床之間的血腥,與一種

生的氣醚。



在這個沒有哲學的年代,

該如何辨證命運,或重化女孩的妝?

黑色的風,遮冷了她的臉;

當我們說起雙生的故事,

該說,兩個孌生子呢,或者是一對?

覓食或爭戰的蟻群,如洪水般分開--

沒有然後了,它們消逝在枯葉之間。

浩劫之前的一生寥寥數語言盡,

浩劫之後,

蛇咬著字詞在避難所外褪皮;

從不能創造命運的我們,

復又被命運擺佈,

並非偶然的想起。



然後,快速道路割裂了原野,

時間再度運轉的分鏡,

男孩女孩皆勇健如昔。

這是個夢嗎,

或者不是?

穿短褲的新市長佔領工場,

命怪手吊車須低頭飲水,又命人們

要往不久前奔跑的港灣處繼續奔跑,

舞動旗幟與音樂,遺忘途經的浩劫,

我們早該以此為始,造就

這沒有歷史的年代。



沒有然後了--第二十九天,

在所有可能世界裡,浩劫確已遠遠而去。

我們的勞作中,尚未示現於我們的預言,

其實也並未消失。

是我們創造夢,是夢

搥打創造城市的身世,

亦或是它在做愛中吻著我們?

那黑色的雨,

漩渦吞沒了蟻后,

啊,那女孩能吻我,不能留下……



夢的終結之處,總令人看不清的

磁力線與音頻反覆猥褻地交媾;

在夢的終結之處,會有個低泣的男孩,

會有個女孩,

正前往睡眠的路上。

 

2 comments:

  1.  

    啊哈,這種事情可是要看機緣哪。

    我不會過分積極地完成它,再看看囉。

     

    ReplyDelete
  2. Yclou會出著作集嗎?

    你的文筆很焠煉, 很深刻~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