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8, 2008

2008/03/07

 

 非常脆弱,並且憂傷

 把念珠剪開了點數多次

 讓它們散著

 亂著

 設想最後的八十個小時如何度過

 如此我們會再吻一次嗎

 再擁抱一次

 我能鼓起勇氣同他道別甚至

 在機場揮手說一路順風嗎



 我不知道

 三個禮拜的時間就夠了

 徹底喜歡上一個人

 喜歡類似的電影相同的導演

 並走過各個地方

 搓揉彼此的身體說我真的喜歡你

 此時

 我寫不出長句

 一字一句的氣息在我左邊

 憂傷,並且脆弱的他說



 「       」



 風從東邊來

 他要飛過海洋往東行

 彼時的他搭乘的班機何時會過換日線

 噯,我看不見時間

 當然也看不見他



 不承諾不約定不說誰愛誰不說的話

 牽住憂傷的我的手吧

 我吻他已不再說話的唇



 讓我們一起撿起散落的念珠

 讓我們一起

 點數一百零八顆數次



 我怎麼希望他走

 但他能吻我卻不能留下

 像一場夢

 終究要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