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16, 2008

narration

 

  研究所生活和我想像中不太一樣。他們都叫我通靈人。但這就是個綽

號罷了。看,我們成天光喊蕭亞軒、桂綸鎂,她們也不會真正成為舞曲女

王或校園清新新生代演員,其實根本也沒有人在意她們回眸一笑的時候是

不是真的那麼單純--所以大家喊我通靈人,泰半是因為是因為是因為是

因為我愛在課堂上老師切換投影片的短暫片刻,



  對全班同學翻白眼。



  誰還在意我浮泡泡的眼睛究竟是為了甚麼睡眠不足?通靈人是不是真

能通靈,等考試院開辦通靈人資格考、或甚至哪天通靈工作者們自己福至

心靈覺得該要有個公會囉(且定要以通靈型態展現出來)的時候,再來談

吧。



  對,我就是那種會把K他命放在手提包裡,中間下課躲進廁所偷拉一

口的爛貨,同學問妳怎麼今天臉色看起來好蒼白哦,我就說啊不知道為甚

麼我這幾個月來的量比較大,但哪有人月經一天來二十八次,永遠都病懨

懨的。不過也沒啥不好,有些社會學家的理論根本也是嗑藥寫出來的,你

不呼一口、拉一排還抓不到他們到底在講甚麼,對,我想這大概就是心有

靈犀的意思吧,一定是這樣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