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11, 2008

narration

 

  選擇是,服毒時要否將那些摻入非食用色素的詭奇彈丸於臼齒間磨為細

末,再以可樂洗之,滌之,牙尖齒縫或舌根,苦的沾粘,苦得……卻不比人

生顛簸行路難,領肉身心靈前去昏眩奇幻之地的渡船門票,發駭更快。或以

養樂多蠻牛一類吞服,術語名「丟」,童話故事作者怕都沒想過世紀初啟時

有這芸芸列隊人群仰藥欲探祕境,好比腸吸膜衣藥錠得整顆吞服,彈丸深深

通過喉嚨,食道,賁門自動張開軟躺在胃液恐怖飲料及稍早囫圇的陽春麵裡

面只溶你口不溶你手,丟了嗎,丟了。舞池裡友人蹦蹦踮踮過來問,你今天

丟甚麼,Lexus還是麥當勞,黑蝴蝶,黃星,慢發起來音樂轉得更強悍

四四拍子每下皆重拍,身邊男女閉眼又張開,黑光燈照眼白泛藍光人人都成

外星降臨妖魅族類,你還沒丟?趕進度啊,將子彈放進右邊第七齒間迅迅咬

合,喀啦碎成大小片粒牙感甚硬,像枚十克拉的鑽石在黑闃星空下放出光華

,很快地螢光棒白手套女孩隨舞步顛動的十字星項鍊揮舞在人叢裡殘影逗留

的時間拉得更長些,更長些,喉頭苦苦砂礫再掏回牙間研磨至粉狀,接下來

的事恍惚就過了。



  也不記得怎麼到家摘拔隱形眼鏡然後洗浴倒頭綿柔被枕也不管髮未乾透

,總是一夜淺眠輾轉,隔日腦額甸甸,回返研究室,連兩週雨都不停氣溫低

得萬年青孤攀窗口也顯得黃焦了葉尖顏色。同學說嗨,說電話裡知道「有人

」跑去玩不預期用完午餐又來到四樓轉角房間坐定翻書。



  讀理論字符如巫覡眼睛悠悠拎在篝火邊緣,宜家家飾給鹵素檯燈標註說

明「溫和黃光提高您工作室效率」,廣告人故事亦言及拋撒大筆銀子的老闆

換得更佳創意,噯,怎麼知道不是給法拉利加上抓地力特強跑胎過彎不降檔

降速,徒錦上添花之舉而已?總是婉約,不慍不火的光,明人如鑑,但有高

溫使用中請勿碰觸危險。照得,清楚能辨析印刷影印油印的相異質感,不若

日光燈還得強調不眩光不傷眼博視燈強加隱喻原已飽和的廣告CM。傅柯點

菸打眼下走過,菩薩為何垂眉班雅明的拱廊街,後工業後殖民後現代,所有

指掌相對的聯結的「後」,藥後憂鬱也不管藥師囑咐先吞一組百憂解安定文

贊安諾稍解心悸,遠超過劑量的毒物都丟了許多年,怕甚麼巍峨藥廠生產的

抗焦慮藥錠。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