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10, 2008

2008/02/09

 

 「獵豔的刺激遊戲似乎是屬於男人的專利,女人頂多只能扮演蕩婦的角色。」



 「女人本身就是一場冒險,自己卻無法成為冒險家,總是暗中希望被人誘惑。」



 「獵豔者便是預設這一點,他相信所有女人和女孩都絕對可以引誘。」



  她的臉是座博物館,同考古學相反。我讀著畫,讀著生存與引誘雄獸在她體

內歡快地射精的迅筆勾勒,喜樂言語皆與平時所熟習的不同了嗎,不知畫家如何

能得她狹仄妖惑的眼睛,她回首,喟歎的口吻都留在咖啡杯緣上頭。她身體是座

博物館,乳尖之白也就是泌泌哺出的銀脂,腋下剃去毛髮的佐證但與考古學相反

,她的姿勢擺設都寫著,「走過來的請你離開,」不要碰觸,也不要真正看懂她

的生活法則,她左臉有顆痣點在下睫毛伸展的地方,淚痣,我知道哭渦但沒見過

她真正滴淚,或許她哭是以後的事,且必然要轉過身去罷。日常食息,與飲宴後

的哀愁,爾後都要成為博物館裡的主題。但她--是不再笑了,說今日也是浩劫

將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