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1, 2008

2008/01/31

 

 要如何判定這是「超載的人生」呢?

 我在腸胃炎康復之後,才意識到「啊,是腸胃炎」。



 回想幾日前,在咖啡館吧台上讀書寫字,

 喝下去多少水,就有多少水通過腸子排洩出來。

 大小腸無法吸收水分,但食慾也沒有下降,

 我遂不以為忤以為不過日常腹瀉。



 繼續抽菸,寫字,吃食。讀書,抽菸,寫字,

 回家前又買了一套燒餅油條與豆漿,將它們食畢。

 並持續腹瀉。

 隔天胃感到些微地脹氣與疼痛,

 但想胃病是高中時代就有的老症頭了,

 我遂不以為忤以為不過日常胃痛。



 繼續抽菸,寫字,吃食。讀更多書,抽更多菸,寫更多字。



 直到夜間終於將期末小論文完成,

 我才驚覺胃與腸的症候並非自己所想那樣。

 打嗝的時候有股酸腐氣味,

 總是以往沒有的。

 但那時我已經從和民回到家,

 吃了過多食物飲用過多氣泡飲料和冰品。



 其實我對這一切的感受是慢的,

 甚至可以稱得上是遲鈍。

 我不曾嘔吐,在康復之前我身體壞得到底了,

 但辨明異狀的時候,身體已從鐘擺那端悄悄地盪了回來。



 它對我夠好了吧?我想。



 現在回想起來,我也都是在活轉之後,

 方才察覺自己那時,確是死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