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19, 2012

我嘗試理解資本主義的狗

 
我多次試圖瞭解、嘗試同理,靠著我有限的推論與臆測,想要貼近為何有些人如此毅然決然,毫不猶豫且無法動搖地選擇站在資本家一方的理由。

他們或許是站在資本家的肩膀上了。或許,或許他們扮演著資本的左右手,他們攫取,緊握,一方旗幟揮舞,在線的那一端他們掌握成功。勝利。而不必低頭去看,多少人在資本的大纛底下,多少人是他們苦難的勞動者。

但我永遠無法理解,他們--這些宣揚「生意難道這麼好做(以致要把剝削與壓榨廉價勞力給合理化)」、「國家實施太多規範給企業家太少優惠(企業願意設廠是創造就業機會是老大的恩澤)」、「抗議勞動正義的人都是利益團體想要分點好處(吵什麼吵啊幫台灣賺取已經不多的外匯存底難道是壞事嗎)」的人--難道沒能看清,站在資本的一方固然能夠讓他在當下感覺安全,但當他所擁抱的資本家傾頹了,倒下了,過往再多的勝利,再大的成就,都無法保護他的未來亦能如此安全地存活下去。

是的,資本主義最根本的邏輯,叢林爭鬥,成王敗寇。曾經的巨人一個個倒下,NOKIA 垮了,Microsoft 的冠冕也早已失去了榮光,歐美的航空巨擘漸次折翼,更短近些的,HTC 高樓起,眼看樓塌了,其間只不過用去 1 年多的時間。

沒有誰是資本時代永遠的勝利者。

資本是不死的嗎?他們又何能確知,自己不會是在資本重整的過程中,被掃地出門的那個人?

呼喊公平正義不只是口號而已。要求逐步減核、進而廢核,也不只是「沒有建設性的」高調。所謂的公平、正義、環保、安全,為的不是現在,而是未來。是每個人在失去資本庇蔭時,還能夠存活的未來;是免於核災、核爆、核事故風險的未來。資本倡議的未來只有「成長」一途,公義則是站在「永續」的一方。我想,其中的差異是在這裡。

是以我永遠無法理解他們,因為他們太過自信,認為自己不會被資本遺棄,未來擘劃的藍圖絕不會踩空,還認為自己實在聰明。

或許是的,就是,太聰明了。

於是他們選擇當資方永遠的旗手,那就趕緊把資本家的髒手帕繫在胸口,鎮日去當資本主義的看門狗吧。只是--當資本家人去樓空,我會記得留些糧食留些水,給他們,希望他們記起,曾有一群理想主義者對著他們呼喊,他們撇嘴說,你別再吠了,但那時誰是狗,這時誰又是火車,答案會在時間軸更遠的地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