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19, 2011

那天,真愛聯盟去立法院 .Lady嘉嘉

〈那天,真愛聯盟去立法院〉
Lady嘉嘉

  看來,是姊姊太天真了。姊姊上個月在這專欄寫了〈學校沒教的同志〉,酸不溜丟地批評了真可愛聯盟,儘管在網路上引發廣大的迴響,但充其量也不過是被轉載個幾百次,姊姊就沾沾自喜,當真以為自己是國際巨星,一呼百諾,世界和平了。可是這幾天,姊姊非常驚訝地發現,真可愛聯盟的真可愛連署竟然已經上達天聽,送進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更令姊姊脫妝的是,還獲得咱們的 立法委員(挪抬以示尊敬)豬公,噢不,諸公照案通過了。
  跟沆瀣一氣的真可愛聯盟與教育文化委員會比起來,姊姊只是個小咖,還自以為人家會花那個力氣來網路上搜尋姊姊的文章,結果根本沒有。
  反正議案送進立法院通過就通過了,同志教育相關的課程綱要、教材內容以及師資培訓就再次被打回教育部重新編定後,要再次向偉大的 立法委員們(再次挪抬)提出專案報告、經過同意後才能實行。姊姊錯了。姊姊再怎麼樣妙筆生花,都只能稱得上是個活在網路夢幻泡泡裡面的嘴砲鬼,  姊姊才是以為揮揮仙女棒就沒事的那個人。
  姊姊要反省,姊姊跟大家道歉。
  儘管姊姊這種市井小民就算長得再怎麼漂亮還不是被人家當空氣,但姊姊決定,還是要再次帶大家來審視一下,咱們選出來的教育文化委員會,到底對性別教育有多少認識、究竟有沒有資格來審議姊姊下一代要受的是甚麼教育--
  根據議案,「預計於民國100學年度起實施的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將情感教育、性教育與同志教育等納入課程,惟相關課程、教材及師資培訓等,皆未完備,引起全國家長憂慮反彈,」暫且不論姊姊本人認識不少支持將性別多元教育納入課綱的家長,他們口中的「全國家長」到底是從哪裡觀落陰來的,議案裡頭這樣說究竟有沒有代表性我們都先表過不提,哈囉哈囉,相關教材與師資培訓皆未完備到底是哪門子反對理由?
  憂慮它的不完備,就讓它完備啊。如果凡事都要等到「都準備好了」才上路,那跟貝克特《等待果陀》裡頭的弟弟和哥哥總是在等著果陀來,有甚麼兩樣呢。他們等待著果陀,他們說,「我們走吧,」可是他們不動。
  更何況那議案說「不要動好了,」老實說,姊姊才比較憂慮你們的腦袋不完備呢
  因為腦袋不完備,所以看到「尊重非異性戀的多元性向」就腦內補完成「鼓吹同性戀」、「傳遞多男多女的婚姻型態」、「宣揚戀童與轟趴」,而看不到尊重多元、差異的性別平等觀。姊姊很生氣,對於同樣身為異女的陳淑慧、鄭金玲、管碧玲、洪秀柱這些人,更加地感覺失望,姊姊要為這些無視於尊重多元人本價值的異女,向大家道歉。是的,身為異女,我很抱歉,我一點都不PC
  再者,議案當中指出「在國中、小階段教導多元性別教育,可能會讓孩子在『性別認同』及『友伴關係』上造成混淆,誤把密友當作伴侶,在心理上認定自己就是同性戀或雙性戀,建請教育部重新檢討實施多元性別教育的適合階段。」關於這段,姊姊要跟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
  姊姊國中的時候交了個男朋友,他是我們班段考和模擬考永遠的第一名,姊姊雖然成績也很好,但總是考不贏他,只能屈居在他下面當永遠的第二名。其實姊姊好喜歡他,在姐妹淘的鼓吹之下,姊姊當然就去跟他告白了,而我們開始交往是國一下學期我終於考贏他的那次段考之後。中間大概過了將近兩年的時間看了不計其數的電影,包括〈鐵達尼號〉啦、〈世界末日〉啦,這樣你們是不是就知道我的年紀了,但那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都帶他去MTV了他竟然還不吻我,初吻還是我先主動的,當時我就想怎麼會有這麼被動的男生啊氣死人了,難道是嫌我不夠美
  國三下學期,一切的謎題都得到了解答。他寫了一封大概三張A4的信跟我說,他覺得自己是同性戀,他真正喜歡的不是我,而是我們班的體育股長。當時我腦海中轟的一片空白。天啊。天啊。天啊。他跟姊姊出櫃以後,姊姊很後悔,一直哭了足足有三天吧--天啊,姊姊竟然奪走了一個男同志的初吻
  所以他其實是誤把我這個密友當成伴侶,在心理上認定自己是個異性戀
  這太悲慘了。如果我們的教育早一點帶領大家認識「同性戀」這種性向,他是否就不會接受我的告白,我的青春也不會浪費在他身上,天知道,其實我覺得體育股長也滿誘人的
  最後呢,議案裡面說,「《認識同志教育手冊》、《我們可以這樣教性別》、及《性別好好教》有許多高度爭議的內容,如果貿然出版,恐將成為混淆學生性別傾向的幫兇。教育部應重新檢視相關出版品,並徵詢真正從事第一線教學工作的國中小老師、宗教團體、各界專家及家長之意見,以期完成成熟的教材發展計畫。」
  到底是怎樣的教材,可以成為混淆學生性別傾向的幫凶?姊姊跟一個男同志交往了兩年,到最後他還不是沒有變成異性戀。如果有教材可以改變別人的性傾向,麻煩打電話告訴我,這樣姊姊說不定可以重新回到當年情人的懷抱。
  總之,大家都知道姊姊下面有洞,而且時常邀請別人進來玩得非常開心,但姊姊想不通的是,像真可愛聯盟這些人,還有讓這種議案照案通過的偉大的 立法委員們(照例挪抬以示尊敬),他們下面難道都沒有洞嗎?或者,他們的洞都長在腦袋,看到別人提到任何跟性、跟性別有關的話題就高潮了,才會主張《認識同志教育手冊》、《我們可以這樣教性別》及《性別好好教》只不過是在國中小時期,這個性與性別啟蒙階段,去打破過去只談異性戀傾向的教育常模,帶領大家一起看見同性戀或雙性戀的存在,竟然會是爭議性內容。
  與其說,他們生活都這麼乾淨純潔周圍一個同性戀都沒有,不如說--他們身邊的同志根本沒有可以出櫃的空間。難道不是這樣嗎?
  講了這麼一大篇,姊姊最沉痛的反省是--姊姊以後再也不會大肆宣揚自己下面有洞了。跟這些腦袋有洞的人比起來,下面有洞根本不算甚麼值得嚷嚷的事情,姊姊其實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傻屄,才會以為世界都對同性戀這麼友善,以為「尊重性別多元要從兒時教育做起」這道理大家都會明白。
  姊姊錯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姊姊也會繼續和大家站在一起的唷。



 

1 comment:

  1. http://tulvlie.tw/

    您好,不知道您連署過了沒?
    (真愛聯盟謊話連篇!請與我們一同表達抗議!)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