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26, 2011

〈學校沒教的同志〉

/Lady嘉嘉
/BIOSMonthly


  最近有群名喚「真愛聯盟」的家長老師以及宗教界人士,在網路上發起一項連署,大意呢說的是,質疑為何教育部要在國中小課綱裡頭,納入同志議題相關,網站標題還大剌剌貼出,「台灣教育部須向台灣公民及父母交代為何於國中國小實施同志教育,」端的是他們打著真愛的大旗,彷彿一切和平美好得不可方物,純淨的世界只要揮揮仙女棒就可以實現了

  如果世界可以就這麼簡單,該有多好。

  姑且不論這幫人怎麼可以如此霸道地侵佔「真愛」這個詞兒,那裡頭是不是真愛咱們也都先略過不表,總之好像每過一陣子,這些反對同性戀、或者同性戀行為的傢伙們--且還要假借「我們都是為了孩子好啊」、「我們絕對不能讓孩子接觸這些不好的訊息」之名,偷渡他們偏狹的價值觀哩--就會冒出來,我老感覺他們來得比我的月經還要頻繁,久了,真不知道失調的究竟是我還是這些某宗教界流出來的偏激思想

  噢,裡頭沒有宗教界人士啦,我承認是我口誤,他們號稱自己絕對和任何宗教都無關,只不過聯絡的電子郵件信箱是掛在教會的網域底下罷了

  總之呢這些人舉起了旗子高喊「孩子不需要知道同性戀的性行為模式」、「可以教兩性尊重與認同,但不能告訴孩子你可以選擇當同性戀」,最可愛的是,真愛聯盟還以為同性戀是可以教出來的,只要學校教育帶到「尊重同性戀」,我們純真無邪內心白淨無瑕的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們,就會被教壞,變成同性戀了呢!

  天哪,這豈不是太★可★愛★了★嗎

  我都快要覺得他們根本不是甚麼真愛聯盟,而是「真可愛聯盟」哩。

  來看看真愛聯盟怎麼說,「教導多元情慾與同志教育,會讓該年齡成熟度的孩子在性別認同及友伴關係上造成混淆,影響學生身心健康之發展。」哈囉,哈囉?這些人是活在沒有網路的世界,還是已知用火的石器時代,還在靠著雜誌後頭小小徵友欄交筆友?現在連國中生都知道MTV是最便宜最適合看電影兼摸摸抱抱親親,活魚三吃的地方了,隨便連上甚麼網站都是全見無碼中出片了,要影響身心發展,可不是學校教育就能夠達成的。

  我們早已經不是活在那個還被父母恫嚇的,以為只要男生女生牽牽手就會懷孕的時代了,好嗎。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比較希望只要牽牽手就會性高潮,那樣豈不是方便多了!

  況且,「同志教育」並不等同於「教育人成為同志」,可以的話,我那些男男女女的同志朋友,恐怕早就被教育成異性戀啦。也輪不到真愛聯盟在這兒窮嚷嚷,只要把性別教育全都限定在男女二分的領域就好。

  噢--不會吧,真愛聯盟說,「我們不是反對性別平等教育,而是反對在此年齡教育階段中加入多元情慾與同志教育」,呃所以那些在國中小時代就發現自己不是異性戀的人,到底該怎麼辦?這不是歧視是甚麼?

  但他們口口聲聲說,「我們不歧視並尊重個人之性別傾向,」甚至擲地鏗鏘那樣說,「我們才不是歧視同性戀,我們接納、尊重同性戀者,只是反對同性戀主張!」擺明了就是希望性別教育只有男女之分,那些男不男、女不女、不男不女的同性戀啦雙性戀啦流動的性別啦都最好不要出現,我們不是反對同性戀,只是同性戀不要出現在我們眼前,留給孩子一個純淨的空間!

  這不是歧視,是甚麼?

  倘若真愛聯盟其中有哪位先知大德在網路上搜尋到我這篇文章,恐怕要氣得跳腳說你這甚麼Lady嘉嘉在這裡淨是講述一些妖異的主張,每個月都不知羞恥、大大咧咧夸談自己的性愛史,竟然還有臉來搞甚麼同志平權,這種文章BIOS怎麼可以上架呢簡直就是教壞囝仔大小--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歧視、只是反對同性戀主張;不是反對性別平等教育,只是不同意情慾多元的真愛聯盟啊,你們真的把我搞糊塗了。

  如果學校教育真的這麼有用,我怎麼還會這麼淫蕩呢?拜託,高中時我趁著期末考溫書假去台大宿舍和大學生打炮,也不是學校教我的呀。

  如果學校教育真的像JUMP連載漫畫的主角一樣威能,那麼,之所以這個世界上還會出現像真愛聯盟這麼可愛的團體,還會有「同志教育就是要誘導人成為同志」的誤解,正是因為--以前的教育體制從來沒有告訴我們,同志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真愛聯盟反對在中小學教育課程納入同志相關教程的聲音越力,就更是幽微地反證出,我們有多麼需要在早期教育階段,提早耕耘不同性別議題的認識。

  我想是這樣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