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13, 2011

〈焦煤〉

  還能以氣味相互記認的地方
  我仍是有顏色的
  盛極一時的夏天還未開始
  總是仰首,看瀰天的塵埃同聲解散
  如果我被季節踏過
  路上就多出一首壞詩

  我目擊枯樹撐開了屋頂
  趁我們還能以掌紋相互記認
  就推倒那牆吧
  且在掌紋裡把命運寫盡
  纖細的影子正些微地裂開
  盛放一些秘密一些對話裡的說與不說
  放任花在時間裡生根
  顏色譜成音樂
  春天漸弱,迴旋
  沒有人喊停,也不會重來一次

  濱線與夢境逐一撤退
  在還能遠行的前世我們相互記認
  那時的我們快樂而後死
  我們病而後死
  馬拉巴栗像春日的星辰攤開了芽葉
  戴著帽子仍要向預言致敬
  當春天結束,我們生活
  而後死


  孿生的愛持續分裂
  在我們還能記認時間的所在
  地面正緩慢地陷落……
  我們記認榖雨
  記認農婦的臉扛著下一個季節經過
  有人聽見鋼鐵與枝節彎折的呻吟
  但沒有人回頭

  所有單車都傾倒了吧
  讓我們駕馭剩下的那隻輪子
  騎過斷層一齊震動它們的肩膀
  在光照不到的地方
  我仍是有顏色的
  黑雨僅用了一個季節便匯聚成湖
  積壓一顆心
  如混凝土逐日堅硬
  牢固,敲擊如死的聲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