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23, 2011

〈硫磺〉


  再也見不到如此盛大的黃昏了
  它糾纏我以一種肉的腥臭
  首先把自己燃盡
  再把噴煙、呼吸都留給世界
  傾頹的街道上,天門久未開啟
  半掩的那扇
  則有一位男孩
  突然從裡邊把門闔上

  將火光留給昨日,但將傷口
  留給磚瓦,留給
  一座棧道沉默地向內陷落
  變葉木和黃昏的顏色相互浸潤
  把齊整的腳步聲
  留給城市賸下的部分
  隨意敲打哪一扇門
  令它敞如心跳,在牆垣上
  怦然地呼救

  關於黃昏,我還有許多的話
  天色密如雲的繾綣
  風尾的聲息
  刺鼻如秘密情人的腋窩,滾燙
  熾熱,羞恥的雲系
  天空在牆角聚合
  但不特別給誰領來季節
  也不為誰滂沱哭泣

  彷彿再也不會有黃昏了。
  天光與彩霞,噴著唏噓的臉
  我能留給世界的
  比一棵深冬的枯樹還少
  氣旋和陣雨擠壓肺葉
  面向陽光的時候,有人的
  影子越走越近但吝於給我抱擁
  背對滿月的夜晚
  則有更多忙碌的影子趕來
  從我雙腿間穿越

  多麼魁偉的一場黃昏啊
  兵火與盛大的飲宴還在繼續
  我能留給世界的
  哀慮,斑駁
  與殘破
  比一次長征的歎息來得短
  但比日後的拒絕漫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