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Nov 2, 2009

2009 Taiwan Pride





  我走上街頭,前幾天吧,氣象預報說我們即將有個陰時多雲的週末。原本還有些擔心,但凱達格蘭大道的日頭炎炎,甚至還有些熱,人們擦著汗水,人們集結。人們走到各自的位置上,很快地,人們出發。

  第七年了,同志們又再次踩著台北的街頭,往我們或許並不知道的什麼地方,持續前進。頭幾年,我其實不那麼知道自己要爭的究竟是什麼,只是有樣學樣,把電視上看來那些嫵媚妖嬈,花枝招展的樣子穿上街去,就滿心歡喜,以為自己好像完成了什麼。

  人們總是問,七年了,同志還需要遊行嗎?同志運動在爭什麼?

  那曾經是個我答不出來的問題。當我回想起七年的時間並不很長,但也不算太短,可以改變一些事情,卻有更多還沒能改變。已經改變的那些,讓我們可以站在這裡,呼喊著,我在。還沒改變的那些,讓我們總是伸出手去,卻只能抓住幻影與空氣。我慢慢覺得,即使是花枝招展,嫵媚妖嬈地走上街頭去,或甚至只是宣告著自己是個出櫃男同志,都需要前人的吶喊,奮戰,與鬥爭。

  而是的,即使只是這樣一天也好。我們從凱達格蘭大道出發,繞過新公園、西門町、漢口街、公園路,並再次回到凱達格蘭大道。我喜歡人們並不一定是同性戀,雙性戀,異性戀,人們是妖姬是裸女,是阿貓與阿狗,是渦蟲與蜉蝣。我喜歡人們是驕傲的,喜歡人們行走,喜歡人們都在這裡。

  我站在隊伍的邊上,一次又一次按下快門,只因為我想記得你們全部的表情,笑容,與姿態。只因為,我太喜歡我們一起走在這條路上,在晴雨之間,從晴空向暴雨前進。而當隊伍邁向終點,人們將把廣場還給廣場,我卻並不過份地傷感,因為我知道,明年大家還會再見面。

  我知道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