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29, 2009

〈審判--我的偽意識史〉



        --我的偽意識史

  承認我曾和撒旦見面。與牠
  徹夜談論什麼是小說,而不是
  何時去探望我們的父親。
  我成為丑角的同時也扮演醫生
  可以稱職地使用油壓剪
  嚇唬說謊的兒童。
  承認我每天將單輪車騎進
  憂鬱的黃昏市場,在那裡
  男人們粗糙地修整對方的鬢角
  詢問彼此,
  「還有些草是否也該剪了」

  要承認,在一個夜裡
  我僅僅是將郵筒從紅色換成了
  綠色,並在隔日清晨的葬列中
  發送印有塗鴉的傳單。
  兒童時常發揮他們說謊的技藝
  舉例而言:若非在這裡,而是
  另一個更加冷酷的法庭上
  我將能證成那一切
  都與我無關。而是的,我崇拜您--
  降靈會幽幽的燐火當中
  您不就是換穿了衣袍假髮的人?

  如果我誤認了,讓我道歉
  再承認我曾和異教徒對弈。
  用一則笑話邀請撒旦,與牠
  徹夜談論什麼是好的小說,
  並詆毀我們的父親。
  滑稽而荒誕,我有虔誠的信仰
  同時也和我之外的那些人通姦
  我們的血液裡混雜了
  廣告,性慾,與口條
  我喜歡我所做的事情,那時
  通常令我感覺自己是個男人

  別去抓不會癢的地方
  承認我並不想離開電椅。
  我不曾禁止兒童餵養鴿子
  或玩弄他們的鴿子
  畢竟您不會對您的鳥說:
  「請向上爬升,然後再
   隨便往哪個方向飛一陣子。」
  如果我確實是有罪的,或許
  謀殺一個幫女孩墮胎的醫生
  也能讓您得到快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