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12, 2009

〈惡地形〉


      --寫給香港,那城。那人


 「這裡甚麼都有。」那人站在港邊
 牌招燈火將滅,還帶著陰影
 幾個人相擁在窟穴般的門洞
 梳理他們隔夜的毛髮
 皮垢和情緒
 雨季總是渾沌而冗長

 城市伸進海洋如同列車伸進人群
 地底不辨方向自然也不需要明暗
 管線自行繁殖
 交換了太多
 秘密,而非明確的甚麼或者什麼
 其實我多麼明白,所謂聆聽
 只是負傷的獸相互舔著傷口
 雨水無關乎於戰爭與愛
 一無所有的時候
 便在群眾中間模仿列車進站的語氣

 --若只是模仿你的語氣
   是可以的嗎?
 人們在熄燈後的會堂裡抽菸
 談論修繕和偽裝
 談論梔子花偶然的妝點以及慾望的眼
 宿醉和酡紅
 談論打發時間,談論他們自己
 最近一次回老家,其實不過是
 戰爭中短暫停留的地方,而現在
 孩童留著及耳瀏海說陌生的語言
 打跟前跑過

 我多麼明白雨季
 總是相仿而漫長
 下水道在地鐵的旁邊如同貓走在人群的
 旁邊。兩十年前你我相遇之處仍是海底
 當我們終於開始交談
 光潔與碎屑
 篇幅和流言,也都在這裡
 「我們一無所有。」那人在港邊
 更多個兩十年前,山崖鑄刻著碑文
 人們還在談論如何將惡土變成樂園
 如今泥流和歷史
 都繼續成為海洋的部份

 暮色在秋天總是來得比較早
 路燈亮起,而這似乎是個廢棄的門洞
 陌生人走近又遠離
 以為自己畢竟跟錯了隊伍
 便粗魯地發笑
 並輪流在號誌底下小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