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26, 2009

narration

 
  脫下襪子,小左安靜地看著自己的腳。長期穿高跟鞋的緣故,無名趾和小趾有些泛白,有些變形。羸弱地相偎著。小左稍微動了動它們,像要確認它們還在。

  以前,鴻生老是抬起小左的腳,用雙唇輕輕含住那外緣的兩隻腳趾頭。含著,並突然伸舌舔著趾甲的時候,側過眼來,看進小左的眼睛。小左便看回去,暗罵你這人真色,生生要縮回腳趾,鴻生會突然收緊圈把住小左腳踝的雙手,說別走。我就愛妳這兩趾看來病弱的樣子,一個女人,得穿過幾雙鞋才能把腳變成這樣?告訴我。兩人便繼續奏出活塞衝撞的聲響。

  也是鴻生,給小左買了一雙又一雙高跟鞋。

  走過這許多路,鞋還在,腳也還在,小左稍動了動小趾,似乎要從骨頭裡邊開始折屈、萎縮了那樣,不太使喚得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