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24, 2009

2009/07/24

 
  結束了舞團的工作從老師家離開。約莫七點,正是週五晚間車潮最多的時刻,發動摩托車即將離開永和,才想到應該到舞團對街去吃個餛飩麵,說不出來的想。但總之車子晃晃悠悠過了永福橋,也才驚覺台北市處處難以停車,要吃什麼都嫌煩了的週五晚間,想已不趕著進研究室,便順著新生南路期待靈光閃現。

  但一整天,只胡亂吃了些水煮菜與南瓜與蛋花湯的一天,也只喝了杯咖啡便撐到晚上七點,頭腦也不會動,當然也等不到靈光。渾噩騎經和平東路,信義路,仁愛路,並且否定自己胡亂的提議,很快到了忠孝東路覺得不右轉不行,右轉了便很快開始後悔。其實我害怕人群,車陣,週五晚間複疊的一切都在騷動,發響,喊叫。非常恐怖。

  卻還是想要活在人群裡頭。

  我終於彎進了BR4的地下停車場,想著要吃什麼好。今天打扮得挺妥當的,像是要逛街,買點什麼也好,也好。但如今我是快要不認識這個世界的了,繞了整圈不知該吃什麼,點了摩斯吉士漢堡,配沙拉,千島醬,紅茶。坐定。餐點非常迅速地來了我非常迅速地將它們吃完,一瞬間覺得自己像機器,吃,喝,睡,感到無謂並決定離開。走進人群的決定總是讓我覺得恐怖,但離開人群又更讓我漂浮。

  我對自己束手無策,繞了幾條小巷子回到學校,坐沒多久,空寂的新聞所四樓,就又剩下我自己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