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10, 2009

2009/07/10

 
  其實我知道果陀根本不會來,但我還是等。

  等膩了,厭了,倦了,便在沙丘這頭用腳尖劃一條線當作終點,然後走到約莫五十步、或一百步開外,向那條線起跑。到達終點之後便隨意地將那條線抹去,直至看不出任何痕跡為止。然後繼續等待果陀來臨。這就是我的人生了,每次每次的竭力奔跑,都是在往一個個平板的幻覺衝刺。衝刺。

  其實並不真累,只是偶爾有風吹過這沙丘枯樹,砂石遮進眼睛裡頭去,仍不免覺得想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