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4, 2012

〈拜二也有超值晚餐〉

 
他說,謝謝。從店員手中接下找回的四百零二元,將四張百元鈔分三等分摺起,放進皮夾裡。轉身到櫃檯另側隊伍候餐,眼神和後頭等待點餐的青年女子對上,不過一秒鐘時間吧,他習慣性牽了牽嘴角,好似笑了,但其實沒有。

只是習慣了。做出笑的樣子。

其實平日晚上他不太吃麥當勞的。

結束了鎮日的工作,收拾了數字,風捲殘雲般關了電腦,一步三嘆走開了桌子,甫下班,佇立在森冷的大廈廳口,原想小喝一兩杯,想著,啊偌大路口,卻往哪去,這頭的紅燈還有卅六秒,短短的,便等了,等了一忽過到對街去,打開手機想著要找誰,那頭紅燈又轉綠,也沒多想又跨過了路口,突然便在麥當勞裡邊,點了餐。

原來平日晚間也有超值晚餐,套餐才要七十九,加了一份四塊的雞塊,共一百零八元,給了伍佰一十元,找回些零錢。兩塊零錢扔進口袋裡,悶著,沒發出聲音。

他同店員說,謝謝。店員臉上還有些雀斑,淺淺印著。

這比午餐便宜些,簡潔些,記得午餐好似是吃了一百四,怎麼吃的?記不得了。生活是這樣過,這餐那餐,記憶多不牢固。就算記得了,能發生甚麼意義呢。不過是陽春麵,滷蛋,燙青菜,許再加碟一人鵝,汆燙了拌著薑絲辣醬油膏吃了,他往常笑著說,混吃等死,自然是的,平常日是麥當勞或者滷肉飯,有時他想念豬腳,有時在自助餐指幾道菜,已經都可以。

看不到自己的表情,當然不,可他想他是笑的,或至少看來是那樣,也就好了。少頃,餐點皆到齊,上了二樓,餐區滿滿是人,哪來這麼多吃麥當勞的人?

這天工作沒甚麼不順,但要說順,也稱不上,到了晚上卻有些幸運,放眼大約是全店最後張四人的座位,坐定了。從吸管開始,可樂開始,不可不樂的生活,晚餐是一天的開始還是結束,他還有些力氣,留給別的事吧。隔著耳機好像聽到有人說,先生,先生。

他取下耳機,怎麼?桌子對面站了個男的,說,這裡讓我們坐一下。作勢比了比他對面,兩個空位,他說好,當然,又笑,扯著嘴角淺淺的笑,沒理會那男的語氣帶有點命令,他聽得出來,可理會有甚麼用,能說不嗎,好寬闊一個城市,偏偏麥當勞也就剩這麼兩個座位。

那男的用詞說,我們。揮揮手招來個女的。

男的頸子繫著嗶嗶狗牌,他啜著可樂,看是個科技公司,可男的穿著修身的襯衫,算得上挺拔,髮際也擰得十分緊湊,約莫三十年紀,不像是工程師,倒像業務。

一開口向著女的,說,這邊先坐,等下別地方有位置再換過去。真是業務。

女的年紀看起來是比男的小了一截,穿著條牛仔熱褲,粉紅色短袖圓領衫,挑染的髮式掛著時興的厚瀏海。他看,對面的餐盤裡,只有一份套餐,薯條升級成大的,卻有兩杯飲料,一杯碳酸,另一杯是麥當勞新推的粉紅色漂浮,和那女的上衣能搭上的。

男的又開口,麥當勞我都從薯條開始吃。

他差點沒噎著。

女的不置可否,發出嗯嗯的聲音,邊把漂浮飲料的上蓋取下,拿吸管蘸起了霜淇淋,舔著。

男的說,今天要是有點雞塊,薯條就可以沾糖醋醬吃了,真的不喜歡番茄醬。餘光看見那男的,瞄著他餐盤裡的糖醋醬,半拆,已經沾過了薯條的糖醋醬。

又問,妳吃薯條都不沾醬嗎?

女的突然銀鈴般笑起,淺淺說,看心情。

那時他四塊雞塊已經吃完,拆開了麥香魚的漢堡麵包,拿薯條捲了酸黃瓜塔塔醬。是怎樣的心情呢,他想自己其實也不愛番茄醬,總在櫃檯邊說,不用番茄醬,也還是會有些耳朵十分生硬的店員老要給他,他就一字一句說,我不用番茄醬。但他卻喜歡光吃下半部的漢堡和魚排,還有中間那塊不知甚麼時候開始被節約成本,剩下一半大的起司片。

妳平常都怎麼上班?女的說,捷運。在哪裡呢?科技大樓。從妳家過去也算不近了。還好,坐公車再轉捷運。習慣了?對呀。

那女的沒吃餐,就邊喝著飲料,邊吃薯條,還拿薯條沾霜淇淋吃。

男的說,妳平常晚上做甚麼?在家看看電視劇。韓劇?嗯嗯。我比較喜歡看電影,電視劇時間錯過了就跟不上,時間不好配合,電影想看甚麼就看甚麼。女的又笑,尖尖的嗓音說,可以看土豆網或PPS嘛。聽起來有點麻煩,我還是喜歡電影,前陣子的蜘蛛人,3D的,妳有看嗎?沒有。或者是熊麻吉?喔那個,好低級喔那隻熊。對啊他那首雷雷夥伴歌真的好好笑……

女的拿起吸管挖了把霜淇淋,往男的嘴裡送。

男的說唉呀,我漢堡都還沒吃完。女的,吃吃笑說,有什麼關係嘛。

其實平日晚上他不太吃麥當勞的。直覺自己看見了一個甚麼錯,可又哪門子的錯,不過是晚餐,他想,是又想多了,起身往回收桶去的時候,那男女還在更新著你喜歡甚麼我不喜歡甚麼,那樣的話題,他或許是快樂的,或許吧,在心頭同自己深深地唉了一下,他覺得好累。

唉,真是好累。這才只是拜二而已。

拜二是平日,平日的麥當勞有超值晚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