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3, 2012

〈戰前〉

 
  我記得一座偉大的城市有兩間酒館。我記得
  外海的鯨群噴出如注的乳汁,我記得最有權力的工會
  是城牆底下的死者
  記得有些人將成為蟲蛇的獵物,我記得
  先祖不會在同一天復活
  我記得初戀的黃昏血一般淌著

  我記得萬物。且疏漏了我對你分秒的歉意
  我記得在開槍前說了對不起,我記得有人舉步向前
  撞開教堂的大門
  我記得紅花開在她灑掃的鬢角
  我記得車流與履帶的聲響總在午夜適時停下
  記得有人在光榮與讚美中受傷了
  我記得某一扇門我不曾打開,另一扇門
  則從未被誰緊實地扣上

  我記得巨大的木頭的十字架
  我記得不同膚色的人在這買下了一幢房屋
  並且活著,我記得我們吃飯時並無須保持安靜
  記得他們在彼此的廢墟上建造著甚麼
  我記得母親的手術日期無端更改了
  我記得他們對我致歉,記得宗教用擴音器相互競爭
  他們鑿開了石頭
  同時鑿開了另一個人的信仰

  我記得靈魂。真理。與尊嚴的說詞。但我記得
  我從未能給予沙漠一杯及時的水
  我記得孤寂的寒夜每個人打著哆嗦,我記得
  太陽每天都從東方升起,我記得隔籬的人剛從市場回來了
  我記得人群在路邊等待有人路過,我記得一個孩子
  禮貌地請他們讓他穿到前頭去
  有些石頭長著人心
  有些則長著別人的臉孔
  我記得偶爾我們不多不少,偶爾則缺著自己

  當遠方的硝煙飛往這座城市
  我依舊記得這座偉大的城市有兩間酒館
  我記得警報音色快樂地顫抖起來,那時人們
  同聲仰望並彼此道賀,慶幸--
  我們知道如何生活
  卻未曾真正理解甚麼是活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