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2, 2012

初訪銅鑼灣誠品

 
午後得閒,往銅鑼灣甫落成、開幕的希慎廣場走。早就聽聞這最晚近的購物中心約有兩成店鋪尚未開業,倒也無妨,畢竟不是為了GAP、SuperDry、甚或25日才揭幕的Hollister,而是為了一探香港首家誠品面貌。

這日,店內的人口全滿,非常滿,一方面自然是誠品挾其盛名、「海外文化輸入」的號召,另一方面則毋寧是,這往常被詬病、譏笑光忙著賺錢就好怎有時間看書的城市,突然開了偌大間書店,誰都看著,能怎麼著。

縱使話題十足,但當然,我們都不會奢望一家書店,能讓一座城市的閱讀習慣說改變便改變。

可誠品銅鑼灣店,高高盤據希慎廣場8、9、10樓,這大動作插旗之舉,加以喊出了口號「心靈之港,夢想之翼」,對照港人向來給人不讀書的印象,則就不免讓人些期待——誠品在香港,能開出怎樣的成績?

就空間安排而言,銅鑼灣誠品大抵承襲了台灣的血緣,而兼有著信義、敦南兩店的影子,木質地的裝潢基調自能看出24小時營業敦南店的概念,而9樓設置的Forum空間則明顯得自信義店的真傳。誠品銅鑼灣店空間運用得絕不吝嗇,架間距離比照台灣辦理,而我也蹓韃到現代詩區,嬰兒宇宙和苦天使並列,我想,是這樣就可以了。

是可以了——香港誠品選書的品味基本也同台灣區的書店無甚分別,中文書是台灣的源流(定價是台幣除以3後以港幣計價),外文書系則兼顧專業工具書和生活品味的需求。可惜的是,香港出版品在誠品明顯地缺席了,一問,原是台灣做法習慣以出版社為簽約單位,香港則擬以單書為單位,合作模式談不妥,才造就了這當口的香港誠品,看來竟似於台灣大店的完美複製品。

總的而言,誠品短短一訪,看書的人多,排隊結帳的人也不算少,要談誠品在港的後續發展,過幾個月才能看出些端倪;但這自然是文化的交會,台港出版與閱讀的匯流,台灣誠品過去是香港愛書人的勝地(或許現在還是),而它在台灣有效地揉合了品牌符幟、閱讀書香和生活風格的經驗,在香港能否獲得同樣的成功?

這個問題此時此刻是尚無解答的,但我想另外談件事:幾條街外的時代廣場,想是因為希慎廣場的開張,人流清淡了不少,但位於時代廣場樓上,向來以外文書籍為主的Page One,卻出人意表地大張旗鼓舉辦了張愛玲遺物展,包括色.戒與小團圓手稿均在展出之列。箇中原因自不能推量,但想來是與誠品進駐香港脫不了干係。

在Page One刷下一本誠品不能覓得的艾未未雜文集,是了,我想誠品香港的未來尚在未定之天,而Page One會否步上它海外其他分店不堪虧損陸續關閉的後塵,我亦無從斷言。但我願相信的是,華文書籍的選擇在港從此多一選擇,香港亦可能並非人們口中的文化沙漠。競爭,或許刺激改變,更可能使市場轉趨活絡。

肯定我會這麼相信。香港這萬象之都,眾神之城,自身如何不是一本大書?而台灣以外的繁體華文書市未來會怎麼走,也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