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5, 2012

〈不要對我太有禮貌〉

 
  只不過是碰出了傷口
  不要對我太有禮貌,只因你請不回
  昨日在我們中間滴落
  最節制的邀請
  也索討不到重複的一個吻
  紛亂的晨曦,黃昏與對不起

  說歡迎的時候我們還沒有相遇
  更遑論給我深刻的擁抱
  好久不見
  但不要為遲來道歉
  --我已耽擱的,又豈止
  幾班夜歸的捷運,錯亮的號誌
  和更多的不好意思
  那是甚麼樣的距離能撞碎我
  是一張誤排的時刻表令我靜止了
  請不要
  不要對我太過禮貌

  喜歡倘若真可以慢慢地挑
  偏偏我只是隨意地坐了一會兒
  旋即讓座給更需要的人
  我乖順站在右側
  你趕時間,我知道的
  趕時間的旅客從左側快速通過
  在我的胸膛
  撞出深深一個窟窿

  假如滿月的夜晚我是快樂的
  為了我已變不出別的戲法
  一句恭喜--意味最好的已經過完
  接著剩下逐一熄滅的燈火
  所以麻煩你
  不要對我太有禮貌

  惟有失敗的宴會需要道歉
  關上的門苦守電鈴突兀地響起
  不要跟我握手
  倘若謝謝意味著「已經結束」
  我懇求,我只能懇求
  你可以撕裂我
  但不要對我太有禮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