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6, 2010

〈蘑菇〉

 
  當然可以放任鑽石就這麼在掌心融化,在體溫
  在黃昏蠅綠色的天空底下走出來一個詩人
  他問,多數時候是聲音引發光線或相反
  是歌唱使遙遠的臉孔清晰或相反,多數時候

  橋樑銜接兩岸站著詩人和他的朋友甚至都
  稱不上對話多數時候各自掩耳的吶喊像雷陣雨的午後
  孢子從腋下毫無節制地飛散,當然可以
  反正多數時候沒人記得翅膀是棕櫚向天空的衍生

  不知是火焰燃得更旺盛而搖晃還是
  相反比如說--適時的風吹動耳語還是
  相反。詩人走出來多數時候代表
  情詩瀰漫酥麻唇邊,情詩先於毒藥當然可以

  時間是多數時候的相反,那些記憶底
  總有人孤獨撐傘站在他是自己雨林的熱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