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2, 2010

New Beginning


  爸在電話中笑說,噢,所以我們國家不認為你是好的國民。

  想想好像發現不對又補上一句,應該是,不那麼健康的國民才對。

  我說,是啊。這早晨,城市裡下過了春日的暴雨,從中正區公所出來,羅斯福路地面還蔭積著少許尚未蒸乾的雨水,看著手中這張蓋了市長官印的紙箋,比想像中的尺寸小了很多呢,幾個月來為著兵役問題出入區公所多次,還有離家遠遠的去到內湖三總,在精神科診間,在心理諮商室,和陌生人對談。程序終於結束,底定的時候,我走出區公所,在路邊站了一會兒,深深呼吸,再次確定手中拿的這紙印著的內容,才真的感覺放心了。

  朋友說,歡迎來到現實世界。

  而這就是現實世界了嗎?我再也沒有理由藉口不為自己的人生打算,起步有點慢了,二十五歲才真正是要開始奮起的時刻。以前所用的那些藉口理由如今都已不復存在,去領事事務局申辦新的護照,窗口阿姨說,來,底迪,給我你的身分證。繳驗,蓋章,用印,來,底迪,身分證可以收起來了。二十五歲還可以算是底迪嗎?都老大不小了。前幾天在咖啡店看漫畫,他說,還是小孩子嗎,看漫畫書。感覺人生的分水嶺就在前方,而這一步要如何跨出去,就跨吧,先把口考通過,還有一些書要看,準備留學語言考試,說了好久的事情又一再一再被另外一些事情拖著,一直都在走入更多的歧路。而這就是現實世界了嗎?

  他昨晚在電話裡說,你要有計劃。我拜五來要問你。

  我說,好。我要有計劃。

  媽說那你是否要去找工作了。我說是啊,媽就額手稱慶說,真好,這樣就不用給你零用錢了。我說,而且明年開始我就會給你們紅包囉。媽就又再笑了。爸說,留學事宜是否有在規劃?我說有。我笑笑說,那你要給我多少錢?媽說這種事情跟你老爸講。老爸佯裝沒聽見,把臉埋進報紙裡去。

  打開信箱收到老師的信,約定了禮拜三下午見面討論。可能就這樣可以順帶把口試時程定下來。還有些關於研討會的事情要請教老師,還有推薦函,還有,口試委員的時間……從中正區公所出來,感覺一切停頓許久的時間,就這樣開始飛快地旋轉著,按照計畫如果我先去工作,八月開始吧,在那之前先把表演藝術雜誌的案子結掉,而我還想再寫一篇小說,工作的同時可以念書嗎?冬天去新加坡考GRE,考托福,丟SOP,時間開始運轉,我的學生生活即將短暫地告一個段落,我還想再寫些詩,等待四月的公告,接著夏天之後,明年很快就要到來……

  總之免役令像是個人生的分水嶺,新生活即將從這裡開始了。

  準備好了嗎?那麼我們走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