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9, 2010

〈儡戲〉


  這是我的手。不,這肯定不是
  您走過晌午的花檯,露水蛛網
  都摘過您的等候噢我的手
  您曾經在左邊胸口繫上一朵花兒呢或者
  沒有。您肯定錯認了吧
  讓我們一無所有地重新開始

  這是您的手,它搔過的地方
  其實並不怎麼癢--翻開您的書頁
  都寫著各種姓名顏色,只需要背誦
  我肚裡有些壞的打算
  可以搬演可以詮釋可以指出
  這是我的嘴。您可以說也可以
  不說,或許一句嚴肅的話
  「有人又在睡前感覺寂寞了」
  說得淘氣俏皮
  再讓我們重新開始

  這是您的夢嗎?我久久不能入睡。
  從陌生的街頭過來,身體
  當然可以是下水道,那些支離的
  姿勢言語猜想和諾言
  如今也不需要舞台
  只是列隊得非常之
  工整。彷彿諷刺我的眼皮
  能眨,不能闔。正彰顯了
  一種過失
  讓我們一無所有地重新開始

  我知道我不是個好人。我知道
  包圍此地此在的噩夢
  不是我的。不,這肯定不是
  您說--這是我的靈魂
  您是否也不時感覺搔癢與刺痛,您如何
  肯定您所肯定不是明日的誤認
  我們一無所有
  讓我們重新開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